Ha。

退圈勿扰。

【阴阳师/狗崽】家有童养媳

    *主狗崽!有酒茨提及

     *ooc,没文笔,如若哪里写的不好,请多多包涵

      小妖狐来到这个非洲寮,至今已经一个月了。他差不多摸清了这个寮的尿性

      这个非洲寮寸草不生,无愧于它的非洲之名——不,草还是生的,只不过都是莹草。平常寮子里也是R卡居多,SR甚少,SSR从未见过

      但即使如此,安倍晴明还是尽心尽力抚养妖狐长大。这让妖狐自小就养成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的意识,全心全意的打好主力位置。无奈每次都是两个突

      但安倍晴明从来不嫌弃妖狐的二突,每每此时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摸摸小妖狐的头,告诉他不要担心接下来慢慢来就好了

     小妖狐更加勤奋练习,为了有朝一日能给寮子出人头地
    

      加油啊!妖狐!整个寮子的未来就看你的啦!

      小妖狐总是这么鼓励自己







      安倍晴明看着寮子里一地的残花落叶,叹了口气,把帚神唤出来,清理干净满地的狼藉

      晴明有些头疼:“你说崽子怎么这么努力呢?”

      八百比丘尼抿了口茶:“这不是挺好?说不定以后崽子真的能独当一面呢?”

      “可是他这么努力,我都快要编不出他每次都是二突的理由了……”

      “………”

      而“寮の希望”——小妖狐,今天也在为梦想锲而不舍地努力着









      是天晴,忽而狂风大作。小妖狐以为是这几日的勤加苦练终得成果,不禁自喜。然,头顶突然落下一片黑羽,正待妖狐抬头一探究竟,又忽闻一声似清泉流水的声音响起:“哪来的小妖?”

      小妖狐抬头眨眨眼,阳光有些刺眼,逼他微微眯起眼想要看清来者何人——黑色的巨大翅膀,手里握有一把团扇,白色的狩服

      妖狐倏然睁大眼睛:“您是……”

      “大天狗?”安倍晴明的声音自妖狐身后传来,妖狐转身连蹦带跳地扑进晴明怀里,漂亮的桃花眼眯起,笑起来露出两个小小的虎牙:“晴明!!小生看到大天狗大人了!你快来!”

      妖狐修为尚浅,身形还处于孩子的模样,说起话来奶声奶气的,一口一个的“小生”总是把寮子里的妖怪们不管公母雄雌,通通撩得母性大动  

      大天狗稍稍侧头看看这个小奶狐,小狐狸还尚不自知,拉着晴明的手,躲在晴明身后一副想靠近自己又不能的样子,着实有趣得很。大天狗兴致甚好地弯了弯嘴角,直叫妖狐看傻了,金眸睁得大大的,像是落入了星辰。妖狐拉拉晴明的衣角,用自以为很小的声音说道:“晴明,怎么大天狗大人比你还好看啊!”

     “噗。”尚在院子停留的妖怪们,听到这句话都有些忍俊不禁,连带着大天狗也不例外

     “小狐狸,过来。”大天狗朝妖狐招招手。狐族爱美的本性使然,小妖狐想也不想地松开原本紧紧拉着的晴明的衣角,屁颠屁颠地朝大天狗跑去

     大天狗毫不费力地把小妖狐抱起来,临走时看了一眼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待两妖走远,拉住一旁围观了全程的河童:“我刚刚……是不是被狗子嘲笑了?”

    河童战战兢兢地回答:“是的,晴明大人。”

   晴明:儿大不中留!

   后来妖狐才知道,这大天狗就是这隐形欧洲寮里的ssr大佬之一






    自大天狗把妖狐抱走后,寮子安静了许多,偶尔妖狐出现,大天狗也寸步不离,不准许任何一人或一妖靠近。寮子里的妖怪日渐不满,寮不聊生。就连神乐也表示忍不了了:“晴明,不是我说,你可真要管管狗子了。今早小草去找妖狐玩,还没靠近十米呢,狗子眼刀就杀过来了。愣是把草给吓哭了,真是太过分了。我也好几天没抱小妖狐了!”

     寮子里“公平,公正,公开!”“强烈要求大天狗归还妖狐!”“打倒SSR恶势力!”的呼吁声越来越高,终于,大天狗被晴明唤过去进行思想教育了

     小妖狐被暂时送去给姑获鸟照顾,姑获鸟经不住小妖狐大眼一睁,小嘴一嘟的卖萌攻势,答应带妖狐去门外偷听

     其实过程也没什么意思,大约就是晴明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被大天狗一句:“吾和妖狐是你情我愿。”一句话否决

     最后说了好几个时辰都没用,大家垂头丧气地看大天狗抱走了小妖狐








    夜幕晨星,大天狗问妖狐:“汝与吾相伴,可感到寂寞?”

    妖狐歪着头,想了想,回答:“小生觉得,以前的日子要热闹先。”

    本就暮雪般冷的眉眼又冷上加霜,未等大天狗回答,妖狐的声音又响起:“但是小生觉得现在的日子更好哦,因为以前的日子里没有大天狗大人嘛。”

    一切又恢复寂静,久到妖狐几乎以为大天狗已经入睡了,大天狗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如同雾里探花般的虚渺:“罢了,罢了。”

    黑暗中一声轻叹,吹灭了明暗不定的烛火

    一夜安好










    大伙儿惊喜地发现小妖狐身边的大天狗不见了,纷纷围上去与妖狐细数这些天寮子里发生的事

    这些天里,妖狐长大不少,身姿已然少年神态。大天狗把妖狐照顾得很不错
   

     大天狗栖在树上,树下的妖怪叽叽喳喳,吵得他不得安睡,只好虚合起眼,也偶尔睁开,看看那个小狐狸

     意识开始下坠,原本吵闹的声音似乎也渐行渐远

     大天狗再睁开眼,看到妖狐正看着他

     “大天狗大人,您醒了?”妖狐笑着看着大天狗,大天狗意识到他正枕在妖狐的腿上,但他并不打算马上起来

     “怎么又回来了?”大天狗捏起一缕妖狐的头发,看着妖狐的眼睛,带着深不可见的情绪

     “大天狗大人喜欢安静的地方吧,怎么随便就歇在树上了呢?”妖狐不回答,反问大天狗

     “……因为想见你。”大天狗犹豫地一顿,但还是给出了答案

     妖狐突然笑了,他的位置明明逆着光,但大天狗还是看到,妖狐嘴角和眉眼上满满的,都是笑意:“大天狗大人的身所,即是小生的归处。”

     狐妖果然都是食心的妖怪








    
     大天狗和妖狐还是经常腻在一起,但其他妖怪已经不用担心与妖狐靠得太近而被中伤的问题

     妖狐还是对他的二突感到耿耿于怀,愈发勤奋。大天狗也不拦着他,只是适当的时候给出一些指引

     面对每天都是残枝落叶的庭院,帚神表示很崩溃,但在大天狗和晴明的默许纵容下,帚神也只好忍了









     大约是中午的时辰,妖狐唤起最后一道风卷,准备收工。此时突来一名不速之客,强大的鬼气让妖狐本能地害怕。但那大妖好似毫不自知,扫视了一圈后,看到了狐狸毛都炸了起来的妖狐:“喂,小狐狸,这里可是安倍晴明的府邸?”

     妖狐正踌躇着回答,正巧大天狗闻到鬼气赶了过来

     “茨木,”大天狗皱着眉,把妖狐护到身后,“收好些汝的气息。”

     “啊,抱歉。”茨木似乎也注意到妖狐的不对劲,道了歉,鬼气瞬时压下去不少。茨木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天狗身后地妖狐:“这是,狐妖?我记得你平常最不屑与弱小为伍,怎的今日改性了?”

     “汝先回去。”大天狗对妖狐说,妖狐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口,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

    妖狐回去前,隐约听到大天狗的声音——

    “不必在意。”
   







    妖狐和大天狗吵架了,这是整个寮都通晓了的事,但个中缘由,恐怕也只有当事人知晓

    平时形影不离的两个身影,现在突然变成一个,难免显得落寞

    妖狐操纵着气流,把地上的落叶卷出一个小小的漩涡

    “崽子啊。”晴明的声音突然传来

    “晴明。”妖狐抬起头去看晴明,晴明带着温柔而包容的笑容,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

    “和狗子吵架啦?”晴明站在妖狐旁边,彼时的妖狐已经长成青年模样,挺挺风姿,丝毫不比晴明逊色

    妖狐垂下眼眸:“哪儿的事,小生仅是一只狐妖罢了,上不了大天狗大人的眼,不敢逾锯。”

    “崽子是喜欢狗子的吧?怎么不说呢?”晴明放软语气说道

    “………”妖狐不说话了

     妖狐从小被自己泡在蜜罐里长大,现在一副奄奄的样子,着实让晴明心疼:“是不是有什么疯言疯语?等阿爸去收了他们!”

     妖狐抬起眼去看晴明,印象中,这个银发的男人就是这样温柔,从小到大即使自己做错了事情,这个男人也从来不会说一句重话。妖狐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变得软软的:“晴明……你放心好了,以后打御魂我一定会争气的!”

     其实不用那么争气也可以的……咱家ssr多得是。但晴明还是没有打破妖狐的少男心,他像妖狐小时候一样,摸摸妖狐的头:“嗯,我们家的崽一定是最棒的!”
    






    
     妖狐在闹别扭,大天狗很清楚。大天狗以为由着妖狐的性子,过些天气消了就没事了,但是妖狐一直都没来

     大天狗可是个心高气傲的主,你不来,我当然也不会去

     那天他看到妖狐站在桃花树下,用气流漂亮地挽起一个又一个的卷花,但眼里的愁却浓得化不开

     心里突然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

     安倍晴明来了。大天狗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匆匆飞走了,不知怎么,总是有些心慌

     之后的几日都未曾再见过妖狐,倒是见到了另一个冤家——酒吞童子

     这红发鬼王今日再见,丝毫不减当年初遇的半分杀气。狂气冲天地来,且不管那些小妖怪的死活,凛冽的鬼气斥逐了半个京都。一来,开口第一句话便是:“茨木在哪?”

      大天狗冷哼一声,简直不想理他——前段时间,茨木造访就是为了躲他,美其名曰成全挚友与挚友挚爱女人的爱情。茨木却不知,他的挚友所挚爱的,唯有他与酒而已

     酒吞童子早已因为妖女红叶与安倍晴明结仇,今日再让他知道晴明把茨木也给收了,还不铲平京都?

     大天狗慢悠悠地起身,答道:“汝要找的人不在这。”

     ——茨木躲起来前,嘱咐他,万万不可告诉挚友他的行踪

     你们两个当面说是会怎样?!

     大天狗恼得很,但是又不能丢下多年好友不管——毕竟能在妖界里与自己过上几招的,可是屈指可数

     那一架打得天昏地暗,眼看着要动真格,茨木童子便被安倍晴明扔了出来

     “挚友!”茨木扯着嗓子嚎了一声,霎时云转天晴,春暖花开

     晴明挥挥手,赶紧让这两个冤家有多远走多远,寮子里的式神们差不多都被祸害光了

     大天狗看着两个狗男男的身影相亲相爱走远happy ending,再想想这一架打得不仅自家损失惨重,而且自己差点连媳妇儿都丢了,就禁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加上这几日被茨木叨叨得不行,根本没休息,干脆就着晕了过去——但是晕之前好像看到了某个狐狸的影子








     再醒过来,已经过去了好几日。大天狗的身体已无大碍,想着去找妖狐,一打开门,便看到庭院里正招蜂引蝶的妖狐,左边一个樱花妖,右边一个妖刀姬,一口一个“小姐姐”“好妹妹”,笑得不亦乐乎

     好你个妖狐。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走过去,趁着妖狐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抄起妖狐就往回走

     “大天狗?!……等等,我们这是去哪?小生的小姐姐们……”

     妖狐感到大天狗身形一顿,箍在腰上的手又紧三分,只听那大天狗冷笑一声:“吾的身所,即汝的归处。”

     “??这有什么关联?!”

     “带吾的媳妇儿回家。”
   
     
     

    
    

   
——————————————————————
     放假了开始放飞自我
   
     这篇文基本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除了瞎几把谈恋爱其他啥主旨都没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2)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