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ame

怕是多情,又恐真情。

【叉男/牌快】今天喜欢的太太更新了吗?【十】

      *第十章——《他的小王子》

      *此章主牌快,有轻微狼队。

      *ooc,没文笔。如有哪里写得不好,请多包涵。

      现在Scott正在Peter的房间里和John打电动。

      这句话的关系说起来有点复杂,但是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被Peter抓来当评赏师。

      今天虽是周末,但是Eric和Charles因为要准备舞会的缘故而不在家。姐姐Wanda也有事,在早上便离开了。






      两人摁键摁得正欢,Kurt一脸恍恍惚惚地走出来——他已经被Peter拉着挑了整整一个小时的衣服了。最后可怜的Kurt被零血清空,直挺挺地倒在了Peter的床上。而“罪魁祸首”Peter不甚满意地走从隔间出来,拉扯着身上的衣服,问:“你们觉得这套怎么样?”

      “很好,很不错。”Scott和John想也没想便回答道。

      “你们明明没有在看!!”Peter不满地“控诉”自己的好
友,转身问倒在床上的Kurt:“Kurt,你觉得呢?”

      被点名的Kurt垂死病中惊坐起,颤颤悠悠地向Peter举起大拇指:“好……看……”

      “可是我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Kurt?”

      Kurt的手已经颓然地跟它的主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喂!Kurt都已经累成这样了!你们不打算帮忙吗?”Peter悲愤地摇着John的肩膀。

      你以为他是为谁而牺牲的?一旁的Scott早就躲得远远的了。

       “我说,你都挑了一个小时了还没好?你在干嘛?小女生和男神约会吗?”John好不容易逃开了Peter的魔爪,“再说了,我这种直男审美到底有什么好参考的?”
  
       “嗤。直男。”在场的所有人不由而同地对“直男”这个字眼发出一声嗤笑。

       “喂!!”

       “话说,你们怎么这么早就选好衣服了?”Peter边寻找下一件的搭配,边问一旁的小伙伴们。

       “我们是去参加舞会又不是去约会,当然不用纠结那么久啊。”John无所谓地耸耸肩。即使是这样说,他今天穿的完全没有随便应付的意思。

       “你们都选好舞伴了?”Peter从衣服堆里抬起头。

       Scott小心地确认了Kurt只是太累了而已,这才放下心来:“Logan是教师可能要忙,所以我应该是跟Jean。第一支舞而已。”

       “社团有活动……所以可能忙不过来,没有邀请舞伴。”Kurt从床上坐起。

       “我是无所谓啦……还蛮多女孩子邀请我的……看情况吧~”John毫不意外地收到了Peter的枕头攻击,“你的舞伴呢?”

       “你见过的。Remy。”

       “Remy?那个Remy Etienne LeBeau?”John想起那个高年级的学长,八卦地爬起来抓住Peter的手,“哇,你们两个在一起了?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有猫腻!”

       “才没有!”Peter双颊火热地甩开John的手,“Remy有女朋友的!”

       John又失去干劲地坐回原地:“那你挑那么久干什么啊?”

       Peter支吾了半天没答上来,最后还是冲回去换衣服了。

       “其实我最近并没有听说Remy有新女友的事。”Scott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

       “我觉得咱们家Peter和Remy站在一起要比其他女孩子般配多了。”John会意地接道,朝着洗手间挤眉弄眼,然后和Scott、Kurt笑成一团。








       那些笨蛋!!就不能小声点吗!!此刻站在洗手间里的Peter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烧红了。他无措地摁着手机,妄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突然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Peter,你准备好了吗?      ——Remy.”

        Peter一愣,突然想起他们约好一起去舞会的事情。再看时间——这下惨了,因为刚刚一直在纠结衣服,他忘记看时间了!

        现在是17点10分。Peter与Remy约好的时间是17点40,他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Peter手忙脚乱地回复了消息。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衣服,正当他急得团团转时,外边传来了敲门声——“Peter?出来一下,给你看个东西。”是Scott的声音。

       Peter疑惑地打开了门,Scott和Kurt递给他一套衣服:“试试看?”“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哦!”John笑吟吟地说。







       几分钟后,Peter再次打开房门。他身着一件灰蓝的短袖衬衫,方领端端正正地扣好了。选用的领结是相对衬衫浅一个色系的圆点领结。一条深绀的西装裤不紧不宽地将好看的腿型衬得正好。
      
       这次,三人都竖起了大拇指。







       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同伴们已先行离开,前往与舞伴相约的地方。原本热闹的房间清冷下来。

       最后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Peter深吸一口气,站起了身。

       门铃按时响起。Peter心情忐忑地打开了门。

       来人逆着光,暗红的眸子里闪烁着某种光芒,低沉优雅的嗓音在Peter耳旁响起:“下午好,我的舞伴。”

       “下午好,Remy。”Peter有些不可抑制地红了脸,他小心翼翼地帮Remy别上胸花。相对地,Remy也要帮Peter别上胸花。

       Peter脸红心跳地看着Remy的脸在面前放大,纤长的手指灵活地将胸花别于自己的胸口。“随着“咔哒”一声轻响,大功告成了。

       不知何时,Remy已经握住了他的手,温暖的温度顺着掌心传到心里,Peter有些晕乎乎的。他迈进阳光,听得徐风在耳边送来一句轻语——

       “那么,我们走吧,英俊的王子殿下。”
     
——————————————————————
      没赶上520,赶上了521。填填我的史前巨坑。
     
      感觉都没有人记得这篇文了2333没想到我会更新吧……

      521,吃口狗粮。希望所有相爱的人都可以在一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去哪里都可以,两个人一起。

K_Alfa:

520。
想去英国。两个人一起。
美国也行的哦。

They don't know about the things we do.
这次要是能挺过去,日更两万我都给你写出来。所以求你,我们都要好好的。
拜托了,拜托了。
好好的,我们一起挺过去,我们一起等你回来。

消失了,拜拜。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在以前的文没有完结之前绝对不会封笔,这个请放心。
也许会不定时更新也说不定,只是可能会很久。
取关也请随意。感谢你来过,也不遗憾你离开。
专心备高考,加油。

再看了一遍黑篮,果然少年们的校园生活真棒。帝光篇,all黑表示很满足

送给Alive

原来你们那时候偷偷摸摸的就是背着我写这个。现在快1点了我才看到这篇文,你别以为你在lof上吹我一波就能抵去你天天黑我的事实【微笑】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需要时间去理清蛮多东西。看到你们觉得心情好了不少。现在我在你们对面,看你们敷着面膜还傻笑的样子,认真思考着要不要拍下来以后当头像使
晚安

Phanok:

    Dear  @Alive /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明明才关注你没多久我就想着写些东西给你了。大概看到我的艾特的你会很惊讶吧?


     我与你相识不算太久,相较之下我更熟悉那个智障茶——也就是你的另一个身份。


     我与茶也算老友,只晓得这小妞是个漫威迷,没想到还写文。第一次相见,没什么印象了,说粗俗点就是全看你的脸去了嘻嘻嘻。八成那时神游天外的我,全然没想过会和这个捧着一脸高冷气质的女人混成狐朋狗友。


     不熟悉的时候,觉得好羡慕你啊,长得又好看又有主见,异性缘同性缘好得过分。一直想不明白成天冷着一张脸的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朋友,勾肩搭背以后才晓得你才不是我想的那样成天冷着脸,张口成段简直熟练得不了了啊


     本以为你这种真面目,写出的文也会老大不正经。今天找了个时间看了你的文,你是网骗吗?这种小清新的文风怎么可能是你这种一句一个段子的人写出来的?


     一篇篇文摸索过来,这才发现Alive真是个温柔的人,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她独有的温柔。执笔至此,我开始认真思考Alive是不是你的隐藏人格的可能性—  —


     哈,说真的,若不是现实相识,你们简直跟两个人似的。Alive总是温柔又可爱的样子,恕我直言,你是个假茶吧?


     好啦,写到这里也差不多啦。感觉我还是来晚了,你还蛮多迷妹的嘻嘻嘻,明明我们宿舍才是你的头号后援团!!


     算算看,你也差不多该走了。还是来得晚了点,祝我们都好运,以及我是不会把你让给那个叫做Alfa的姑娘了。


     让我想想看,我该祝愿你什么。


     啊,想到了!


     祝我们亲爱的茶茶,永远敢爱敢恨,用去爱的心,亦不失去爱的勇气。永远知道自己要去哪,脚步永不停止,去见想去的地方,遇见有趣的人,拥有最好的伙伴。


     现在是整23点,你和我们坐在教室里,和同伴说笑着。而我和其他姑娘们挤在一起,一起盯着我的手机屏幕,看着我给你写的信,一起苦思冥想最后要以什么结尾的好——


     啊,对了对了,就用你给自己写的信做结尾好啦——


     我不愿用俗语祝愿你前程似锦,因为我知道你有一个多么有趣、万里挑一的灵魂。


     最后偷偷告诉你,你眉眼弯弯,笑意翘起,自信满满的样子真是美呆了!


               From此刻坐在离你三米外的一众小伙伴们


    


    

不知道说什么的好,毕竟退坑了。不知道官方怎么想的,希望大家还能保持对酒吞的爱吧

Kuffskein:

  负能量,见谅。


  酒吞那段剧情说实话,太让我绝望了……就好像一直以来倾慕的幻影突然破灭一样……无论嘴上再怎么说哈哈哈鬼王大人哭起来像个两百斤的孩子莫名的萌啊,但实际上真的觉得特别难过……连同人作¬者都那么努力,一遍遍揣摩他的性格,每次写下字句时反复斟酌,觉得自己达不到完美的程度还会诚惶诚恐的在最前面标注上可能会OOC,生怕自己将鬼王的形象破坏了一丁点,但是官方却可以毫不在意的随意摧毁他。


  从入阴阳师坑开始就在接触酒吞的文,自己也写过无数篇有酒吞的文。甜文里的温馨搞笑最让人放松,虐文中的人性挣扎最触动人心,剧情流诡谲多变最让人欲罢不能,肉文不过脑子爽完就好,怎么我都喜欢的……每个人对鬼王的理解都不同。看别人笔下的鬼王,看自己笔下的鬼王,千差万别,但有一点我想每个喜欢酒吞的作者都有共识。


  那就是酒吞童子是至强的那一个。


  这种强大,不限于力量,更在于心灵。


  我曾经看过一个让我有点接受不能的同人漫,茨酒向的车,讲的是茨木斗技遇到别家酒吞,战胜,然后把他给强行OOXX了,茨木家的晴明还很懂的主动离开让他记得斗技时间……我了个大槽啊,这个茨木到底上过多少吞……XX时酒吞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还用头槌攻击过茨木,最后被茨木做到最后掐死了也没求饶过一句话。


  嗯,肉香味美。


  我当时看到那里时有一点想跑……怎么说呢,就是没法接受酒吞弱势。我这种CP乱炖整日爬墙互攻万岁党不太吃茨酒就是因为我一直觉得酒吞太强了,根本没法想象他弱势的时候……但还是没节操的看下去了。


  最后一格,斗技结束,酒吞和他家的晴明返回,晴明道歉说自己太弱什么都做不好害得你……酒吞却没有指责,只是说会好起来的,还有别告诉寮里的其他人今天发生的事。


  没什么难堪或者歇斯底里,语气十分平静。不是因为觉得丢脸,只是因为不想让其他人担心才会这样嘱咐。在遭遇了那种事之后依旧能展露出包容和温柔,还有无法被任何事打倒的韧性,一下子让我觉得……这果然是鬼王。


  一篇车向的同人尚且如此,官方却轻易把他变成了一个疯狂夸赞他人,痴汉晴明,输了一次就耍赖,再输甚至崩溃大哭的人。


  一个人的强大不在于力量,而在于心灵。你可以击败酒吞,多容易啊,雨女哭一哭,或者随便找个式神驱散,两下就能把酒吞击败。但你无法打败彻底击败这个人,因为他的心灵如此强大,无人能敌。你看,酒吞刚出场时是一个追不到女人所以借酒浇愁的颓废形象,但他说,那个女人啊,她只要像遥不可及的星星那样,永远闪耀就好了……


  他对红叶的心,不是霸占,而是欣赏。


  他也从来不是因为红叶喜欢晴明不喜欢他而恼恨,只是因为晴明使得红叶堕落,去吃人肉,才会愤怒。但即使这样,他也并没有主动去找晴明麻烦。按我的理解,是因为他尊重红叶……哪怕红叶堕落,哪怕红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若是红叶执意如此,他也不会打着为红叶好的名号去替红叶做什么决定。


  何其可贵。


  而同时,酒吞童子又是任性的。整个第十章剧情他都是如此任性。任性的醉酒,任性的将酒分给小妖怪,任性的对茨木说本大爷与你结束了,任性的因为没兴趣就懒得再跟晴明战斗,还会任性的说茨木,稍稍陪陪本大爷吧……这种任性倒不如说是肆意妄为。一切都建立在他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这个基础上,他清楚无论自己做什么,都能控制住后果,所以行事格外洒脱。


  那位坐在王座上的鬼王,兴致来了抓一把黄金细细鉴赏,没了兴致便随手将它们丢在一旁,又忽然对你勾勾手,说你,过来,来给本大爷倒酒!……你顶着旁边鬼将军灼灼的目光,胆战心惊的走上前替他斟满酒杯。他望着你胆怯的神色开怀大笑,手一伸便将鬼将军勾过来,戏谑的问,喂,茨木,你说他是怕本大爷多呢,还是怕你更多呢?而在鬼将军惶恐又激烈的表达衷心时,他已经靠回酒葫芦,嘴角含笑,仿佛是在拿他此刻的狼狈下酒,却又用眼角余光警告的扫了一圈蠢蠢欲动的小妖们,不许任何人对他多言妄议。


  那样浓烈的张扬,肆意的挥霍,高高在上又温柔多情,才衬得上他如火一般的发色。


  王者的肆意,怎么能与孩子的耍赖相提并论。


  更不要说,连一丝打击都无法承受……那样的人,如何配得上鬼王之名。


  有多少同人作者在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替酒吞开脱,说现代paro他们在演戏,说酒吞喝了假酒,说这是年轻时代毫无人类羞耻心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酒吞,说这里酒吞是为了摆脱茨木纠缠故意做戏败坏自己形象,说酒吞其实是八歧手下假扮的……连我都说,啊,这是那个世界的投影,不作数的。


  这些后面是什么?是因为……没有人能接受这样的鬼王。


  连提都不愿提起,只想粉饰太平,拼命找借口,躲避在众多调侃之后,仿佛这样就能掩盖掉官方那一记重锤。


  可是不能呀……


  若是假的便罢了,若是做戏也罢了……若是鬼王当真如此,我……我都不知要说些什么。这几天乱成一团,哪怕是没有他出没的文,打开文档也满脑子都是这个……最近更的两个都十分仓促,自己回头看一遍都在想这什么玩意儿,但又没力气去修改。


  甚至,包括黑晴明的强制洗白。


  为了不让红叶被八歧邪念吞噬,就让她去吃人肉维持执念?哈哈哈,这什么他妈的洗白方法?!还有萤草那一章的剧情……有意思吗?我甚至看不出这一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对剧情有任何推动作用吗?难道是为了向我们证明所有妖怪都有尬吹这一固定技能?!


  真的好失望啊……我宁可剧情断在十八章,也不想看到这么可笑的东西接二连三的出现。加了再厚的滤镜也只能让我做到无视官方,根本无法接受。


  真可笑,同人作者居然指责官方OOC。


  更可笑的是,事情发生后居然没人站在官方那一边,所有人能做的不过是拼命替那个被OOC的人找借口,没有人能够说出我觉得他性格就这样没有OOC这种话。


  突然很羡慕那些看完骂一句直接弃坑的人,因为我做不到。


  真该死啊。


  这是我最后一次说二十二章酒吞剧情相关了……希望如此。


  回到粉饰太平大军一员吧,就当无事发生过。


 


  


 

【阴阳师/狗崽】梁上君子

    *ooc,没文笔,如有哪里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妖狐观察那颗树上的老爷爷很久了

    这是妖狐来到这个寮子的第四天。鉴于刚刚来到现世的他,妖力大大削减,跟着身高和年龄也被削减,成了现在这副孩童的模样

     妖狐来到这个寮子的第一天,他兴致勃勃地想要找漂亮的小姐姐,但他还没等和母性大发的小姐姐们搭上话,便一眼瞅到了那个树上的身影——

     哎呀妈,这啥玩意儿啊这么丑?

     小妖狐定定地看着树上那个奇怪的身影,连小姐姐都不顾了——毕竟对于心性尚且年幼的他,认为这么丑的妖怪,一辈子也只能看见一次了



     妖狐缩在姑获鸟的怀里,身边莺歌燕语不绝于耳。美貌的女式神们围绕着妖狐,坐成一个圈。妖狐没有精神地把下巴搁在姑获鸟肩上,心里心外都是那个奇怪的身影。想着想着,耳朵都耷拉下来了,看得女妖们分外心疼




     一天,妖狐趁着姑获鸟不注意,跑去那颗樱树下,想要找那个丑丑的老爷爷。小妖狐探头探脑了半天,都没找到那个想要找的妖怪。小妖狐瘪瘪嘴,大眼睛也噙上了泪花,像是一眨巴就会掉下来的样子

     “妖狐?”莹草寻了过来,正巧看见妖狐泪珠在眼眶儿里打转的样子,以为是妖狐走丢了给吓得,心疼地抱起小妖狐,边好声好气哄着,边往回走

     妖狐把头窝在莹草的肩上,眼睛还瞅着树上,想着能够隐蔽在树缝间的身影。眼见着樱树里自己越来越远了,眼眶里打转的泪珠撑不住了,一个劲儿地往下掉,把莹草都给吓坏了

      哭着哭着,泪水朦胧间,突然看到茂密的枝叶间,闪过一个穿着白色狩猎服的身影。那个白色身影撩开细枝,似乎往妖狐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消失在了那片树绿中

      莹草看着原本还哭得喘不过气的小妖狐,突然破涕为笑,虽然一个个小哭嗝止不住地往外蹦,但还是在那儿傻笑

      莹草:???



      终有一天,妖狐鼓起勇气再次来到树下——他也搞不清为什么自己要来,或许是孩子心性作怪罢了。但是无论他如何寻找,直到天边的火云已烧红了天际,“老爷爷”也没有出现。妖狐垂下眼睛,咬咬牙,决定不能这么放弃,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要自己爬到树上去找“老爷爷”

     说干就干。小妖狐使劲指挥手脚爬上去,奈何手短脚短,蹦哒了半天还是没什么效果。最后妖狐学会用微薄的妖力唤起清风,助自己一程,但还没等升到一半,便开始往下落了。眼看着就要磕到地上,妖狐索性闭上了眼睛——但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相反的,他的身体正继续往上飞升。小妖狐还没回过神来,便落到了一个陌生的怀里——不同于女式神们柔软的身躯,这个怀抱更加硬朗阳刚。妖狐回头一看,差点没被丑得昏过去——这个抱着他的妖怪,正是他四处寻找的“老爷爷”

     “你找吾何事?”老爷爷的声音听上去清清冷冷的,不似他看上去的年纪一般大,倒是更像个青年

     妖狐两眼放光,一把扯住“老爷爷”的袖子,奶声奶气地开口道:“爷爷好!”

     气氛好似突然静止了一般

     过了半天,“老爷爷”终于回答了

     “……嗯。”



      妖狐长得飞快,转眼间已是少年的模样。妖狐平时最爱做的,就是和寮里的女式神们混在一起,仗着晴明对他的宠爱,搞一些不失大雅的恶作剧

     这日,妖狐路过晴明的书房外——晴明经常会在里面翻阅书籍——他支起耳朵,放轻步伐走过去,想要吓吓晴明,但他偶然获得了一个陌生的词汇,让他把念头转向了别处——梁上君子

     梁上君子?妖狐的小心思转得飞快,立刻把那个树上的“老爷爷”和这个“君子”联系到了一起,立时收了踏向书房的步伐,转身跑去了庭院

     “何事如此匆忙。”

     未等妖狐站住脚,树上便传来清泉初雪一般的声音。你看看这妖,明明是一句疑问,生生被他换成了陈述句。妖狐边在心里这么想,面上又不动声色地说:“老爷爷,小生今天学到了一个超~合适你的词哦!”

     “哦?”尾音略微上挑,很好,看来他还蛮感兴趣的。妖狐听到合书的声音,“这倒有些意思。你说。”

     妖狐并不理“老爷爷”,闭上眼睛,张开双手,咧着嘴一笑:“那你得先带小生上去!”

     不多时,一股巧风忽起,把妖狐稳稳当当地送到了树上的大妖的怀里

     “也不知晴明怎么教的你,到现在还没学会用妖术唤风吗?”大妖怪嘴里这么说,却把妖狐抱得紧得很

     这点小法术,小生早就会啦!妖狐不服气地在心里边嘀咕,表面上又嬉皮笑脸地拖长尾音:“诶,可是有爷爷就好了嘛。”

     不知是狐族天生的媚术所致亦或其他,一句普通的语句,经妖狐口里说出,仿佛都带上了甜美的味道——虽然他的身形仍然是个少年

     大妖怪不接妖狐的撒娇,只往下说:“倒是说说,你学到了什么?”

     说起这个,妖狐又换上一副自得的样子,一双波光滟冽的桃花妖带上猫一般的狡黠,小虎牙从美好的唇瓣中若隐若现:“小生今天路过晴明阿爸的书房时,听到‘梁上君子’一词,这个词简直是为你而生啊!所以小生立马就过来找你了!怎么样!”妖狐兴致勃勃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而大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妖狐有些扫兴。最后大妖终于开了口:“狐狸,你可知这词何意?”

     妖狐诚实地摇摇头:“不是在横梁上的人的意思吗?虽然你是在树上,但也差不多嘛!”

     大妖不再说话,只是捏了捏妖狐的脸

     “呐呐,我说老爷爷啊,过几天晴明阿爸就集齐小生的觉醒材料了哦!”妖狐突然想到什么,扯了扯“老爷爷”的白胡子,兴奋地说,“那小生的觉醒仪式你要来吗?小生到时候会摘下面具哦!”

     “这么快?”大妖惊讶地打量了一下妖狐现在瘦弱的小身板

     “嗯。没想到阿爸还挺欧的,明明寮里一个ssr都没有。”说起这事,妖狐也觉得挺惊讶,“听说曾经有过一个ssr呢,但是小生至今没有见过就是了。”

     “……”大妖若有所思地看了妖狐几眼



     在妖狐望眼欲穿的期盼下,晴明也终于不负众望地集齐了妖狐的觉醒材料 

     妖狐的觉醒仪式很是热闹,几乎寮子里全员到齐了。妖狐扫了扫周围的妖怪,失望地发现并没有“老爷爷”的身影

     “不要等了,开始吧。”妖狐有些置气地与晴明说

     晴明点点头,将觉醒时所需要的东西摆在妖狐面前,开始吟诵复杂的符咒咒语,妖狐的周身渐渐被光芒所包围

      “诶,可以了吗?可以了吗?”

      “小妖狐快点摘面具!”

      ……

      同伴的声音渐渐入耳,眼前的光芒开始退却,逐渐显出事物的轮廓来。妖狐睁开眼,似乎觉醒后,自己也长高不少。妖狐眨眨眼,抬起手想要摘下脸上的面具,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声音在告诉他,等等,再等等

     等谁呢?妖狐也不知道。或许是老爷爷吗?

     妖狐一想到那个明明答应了他,又失了约的老爷爷,他就有止不住地怒气。他也不知他为何而气,本是个童年的玩伴而已,加之狐族天性爱美,理应他们不会太过亲昵

     但妖狐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了他的身影

     不不不,一定是他丑得令小生太难忘了。妖狐慌乱地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谎话——狐狸虽然狡猾,但他们亦最遵崇本心

     妖狐兵荒马乱地在大家的催促下,想要摘面具。此时却突然头顶一黑,数枚鸦羽从天而落,还未等妖狐作出反应,来人便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降临在面前。只听得一道清泉流过:“不是要等吾来替你摘面具吗?怎么自己先动手了?”

     妖狐直看着眼前的妖愣神——声音明明还是原来的声音,却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丑丑的“老爷爷”。何止是丑!根本一点都不像啊!眼前的妖怪,面容如初樱的清秀美丽,神情又似初雪般寒冷,眉眼是高山流水的美景
——这般美丽的面容,直教人见了一次都无法忘怀,又何来丑之说?

     “你……”妖狐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你是?”

     “梁上君子实乃形容盗窃之人的词汇,”只听那美人不紧不慢地道来,修长白暂的手指轻轻勾起妖狐的面具,一扯,周围又是一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妖狐眨眨眼,傻愣愣地看美人的脸在众人和众妖的惊呼和起哄中越靠越近:“狐狸,吾乃汝的梁上君子啊。”



    

      大天狗早在妖狐现世的那天,就见过他了

      那日,大天狗照常栖身于庭院里的寒樱树上——因为敬重他的大妖的身份,寮里的妖怪一般轻易不会来打扰他。他刚要闭上眼,众妖的欢呼声便如山压来,把他砸个正着

      大天狗喜静,如此被扰自然火起得很,起身朝树缝中一瞅——原是来了新式神

      那打扰他的罪魁祸首此时正窝在晴明的怀里,小小绒绒的,还有个尖耳朵——看来是个狐狸

      大天狗冷哼一声,他对这等弱小的妖怪不感兴趣。有趣的是,那小妖也定定地看着这边——大约是看见自己了。随后那小狐狸的脸皱得活像个包子,大天狗思考再三,终于想起自己好像没有摘下面具,许是嫌弃自己了

      ……臭小鬼



      本以为以狐族爱美的天性,大天狗不会再见到那狐狸了,不成想,那狐狸竟然跑到树下找来了

      大天狗不愿多事,只当妖狐不存在。随后莹草的声音寻了过来:“哎呀,怎么哭了呢?”

      哭了?大天狗想要解下面具的手顿了顿,再往树下一看,莹草已经抱起那小妖走了

      看着他们走远,大天狗理应松口气,但那狐狸竟然真的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霹雳吧啦地往下掉,包子脸上全是泪痕,原本狡黠十足的桃花眼此刻隔着蒙蒙的水雾,可怜兮兮地望着这里

      大天狗叹了口气,认栽了。他停下解面具地动作,撩开遮掩住身形的树枝,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妖狐

      小妖狐看到他的那一刻,漂亮的金色眸子顿时睁得大大的,像是雨过天晴的太阳一般明亮。也不顾满脸的泪痕,朝大天狗笑得分外开心

      大天狗心下一慌,直转回身,施了个法,重又消失在树间。他捂着脸,心里满满当当想的都是那妖狐朝他笑的样子

      该死的狐族媚术。大天狗才不承认那死小孩也有点可爱

     



       当大天狗看到站在树下小小的身影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大天狗没想到妖狐还会回来找他,鉴于他脸上的面具与狐族的审美相冲,他以为上次妖狐来找他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那树下的狐狸晃动着小短手和小短腿想要爬上来,奈何晃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动静。大天狗不打算出手,只等那狐狸知难而返——可等了半天,那小狐狸还是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大天狗打了个哈欠,这下他该走了吧。往下一看,那小狐狸竟然已经可以自己御风而起了

     这倒是有趣得紧。大天狗稍稍提起了点精神,不曾想还没坚持多久,便又往回掉了。眼看着那狐狸就要摔到地上,大天狗皱着眉,挥挥手,借着一股风劲把妖狐带上来了

     大天狗抱着晕乎乎的妖狐,等着妖狐回过神来。等到妖狐看清自己的面具,总该跑得远远的了吧

    未逞想,那妖狐身子小,胆子可比天都大。回身看见大天狗,先是愣了愣,紧接着两眼放光地拽着大天狗的袖子,喊出这辈子大天狗都无法忘怀的话:“爷爷好!”

     现在把这臭小鬼扔下去还来得及吗?




     大天狗到底是没舍得把那小毛球扔下去。小毛球随着日子,一天一天长大啦。估计是晴明没少带妖狐出去磨练的缘故,妖狐的个子长得飞快。大天狗只觉得好像只有一盏茶的功夫,那个他可以轻易拎起的毛绒绒的狐狸崽子,现在已经是个清秀绝伦的少年了

      大天狗的指腹一点点划过手中的书页,微风徐徐而过,穿过树缝时沙沙作响,偶尔也会有鸟啼在耳边响起。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用多想也已知晓来人的身份

      “何事如此匆忙。”大天狗也不恼,只等那渐近的脚步声站定,不禁不缓地开口

      “呐呐,小生今天有学到一个超适合老爷爷的词哦!”少年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分外悦耳。大天狗饶有兴趣地收起书,这倒是有趣,竟然能让这狐狸放下院子里的女妖来找自己,“你说来听听?”

     “老爷爷先带小生上去啦!”

     这狐狸聪明得紧,打小就知道如何讨人喜欢。大天狗爱极妖狐撒娇时的尾音,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施了个小法术把妖狐带了上来

     妖狐的身体极轻,大天狗不需费很大的气力便抱住了他

     “小生今天有从晴明阿爸那听到一个词语哦!超合适爷爷的!”这狐狸笑得灿若春阳,大天狗只觉得被那金眸的桃花眼看得晃神——

      “梁上君子。”

      大天狗一愣,看着妖狐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显然是不知此语何意

     也罢,若是能当他一回梁上君子,又如何?

      “呐呐,老爷爷要来小生的觉醒仪式哦!看着你陪小生玩的份上,小生允许你帮小生摘下面具哦。”妖狐笑得分外孩子气

      觉醒?大天狗有些意外,虽然知道妖狐的觉醒仪式应是远不了了,未曾想如此之快

      “晴明阿爸这次干得挺不错的嘛!话说一直没见过寮里那位ssr大人呢。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妖狐拽了拽大天狗的面具上的白胡子,“但是老爷爷一定要来哦!约好了!”

      大天狗边心里盘算着送这狐狸什么的好,突然听到妖狐用敬语提起自己,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说来,妖狐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称呼自己是“老爷爷”

     “嗯。吾会去的。”


    

     大天狗盘算了很久,思来想去,还是去了一趟集市。凭那狐狸乱一根毛,都要打理半天的性格,也许送他一套新装作礼会比较合适

     大天狗找了很久,终于找到心仪的衣装。打紧往回寮子的路赶,待他到时,似乎仪式已差不多要结束了——只是妖狐的面具还没有摘下来

     这倒是正好。大天狗这次没有忘记摘下面具。他挥着鸦色的翅膀降落于地,带着众妖和人的惊呼,渡步至妖狐面前——似乎觉醒后,这狐狸的个子又蹿高了不少

     妖狐一副没认出自己是谁的样子,只瞪大了金眸,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眼眶里的眼泪还在打转儿,水濛濛的,看得大天狗心里一颤,仿佛又看到他们相遇时,妖狐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样子。而那时候的他,似乎也是似现在这般的心跳如雷

     栽了栽了。大天狗垂下眸,缓缓地向妖狐靠近,果不其然地看到妖狐面具下的脸越来越红。他伸手,轻轻解开妖狐面具的系带,妖狐的面具应声而落,大天狗的心似乎也随之尘埃落定了

     大天狗拂了拂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伏在妖狐耳边,吐气如兰:“狐狸,吾如约而至了。”



     大天狗和妖狐的那些个苟且腻歪的事,在寮子如爆炸一般,得到了诸多版本的流传。众妖与一众阴阳师对此兴奋不已,议论纷纷。大家讨论得正欢,忽见当事妖大天狗路过,齐声问道:“大天狗大人,您和妖狐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大天狗忽然想起,那日,妖狐兴致冲冲地跑来寻他,教与他“梁上君子”的名号

     可在更早之前,在妖狐还是个小毛球的时候,大天狗的心便已经被妖狐偷走了

     所以,你我到底谁才是梁上君子呢?

     这就不得而知了

————————————————————————
     此篇又名《震惊!六旬老汉竟于花甲之年觅得娇妻?》哈哈哈哈哈哈

     全凭兴趣写文,没什么文笔,瞎写一通,请见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虫绿】啾咪

     *短小的段子

     *一大波内心戏的小虫已上线,ooc

     Peter开始想念Harry了

     心里惦记着一个人的感受可真糟糕。Peter翻来覆去睡不着,连吃个早餐都在发呆——Harry在哪?他还好吗?他也会想我吗?

     坐在一旁的Sam在第三次看到Peter把面包糊到一斤鼻子上时,忍不住转头跟Clint说,蜘蛛毒液是不是伤到Peter脑子了?

     相思入髓,也许他是伤到了脑子没错










     Peter想起他与Harry分别时,他握住Harry的手,一步一步与Harry走到检票口,目送Harry上了飞机

     Peter想,他表现得很平静,也许分开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Harry笑着与他挥别,转身离开时,思念与后悔就像洪水一般涌来,把他淹没了

     该死的,去他的平静。Peter差点就要跟着Harry的步伐,一起离开了——但是他仍有任务在身,脱身不得,最后造成了现在这副景象










      Steve建议Peter出去散散心,老是这样闷着也不是一回事儿。Peter欣然应允,他简直快把自己逼疯了









      街上还蛮热闹的——大概是今天是周末的缘故。Peter走在街上,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周围——有在和同伴打闹的年轻人,有蜷在公共座椅上休息的猫咪,还有坐在一起织着毛衣的老奶奶们——也许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也说不定

      Peter走啊走,不知不觉,再抬头,他已经走进了一个甜品店里——他认得这个地方,Harry盛赞它的芒果布丁,两人经常跑来这里吃甜食









      最后还是坐下了

      Peter的指尖在菜单上犹疑不定地滑动,最后还是停在了“芒果布丁”上

      不多时,布丁便被端了上来

      Peter有一勺没一勺地往嘴里塞布丁。当熟悉又甜腻的味道在嘴里化开时,他又想起了Harry

      Harry,Harry,Harry。都是Harry

      Peter深苦地皱着眉,他已意识到他一直在逃避的事情——他思念Harry至深

      明明只是出了个差啊,Peter Parker,不要这么没出息!Peter如此对自己说。但他知道,他现在有多想飞到Harry身边,给自己朝思暮想的恋人,印上一个吻

      一个吻就好。Peter已就此满足,只需一个吻,他便不再需要这般相思入苦,掏心熬肺地想着Harry

     一个吻,只需一个吻。亦或让他见上一面Harry也罢,他便不再需要在心里描上千万遍Harry的轮廓,以提醒他,他念他至深

     Peter把手埋进手里,他敌不过这般强大的力量。他想他,睁开眼睛是Harry,闭上眼睛也是Harry。人类真是神奇,明明闭上眼睛时连自己都看不到,却还能准确无误地描出心上人的身影

     如若能与Harry相伴——Peter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也许他真的把自己逼疯了

      如果,如果

      如果能见到你,那该有多好?

      “Peter。”

      哈,Harry的声音。恭喜Peter Parker先生,终于把自己逼疯了。Peter在听到声音时,这么嘲笑自己——但他又多想深信不疑

      “Peter,你这个傻蛋,你在想什么啊!”

      “Harry?”Peter不可置信地回头,那站在自己身后的金发少年,分分明明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啊!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去两个星期吗?”别再走了,不要离开我。不要那么残忍

      “啊,这个啊。因为怕你寂寞得死掉了,就提前完成工作回来了啊!”Harry用揶揄的语气笑着说,灰绿的眼睛微微眯起,透出一股猫的狡黠,“怎么样,想我了吗?”

      Peter没有回答,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Harry他的答案。Peter不顾旁人的惊呼,上前把Harry搂进了怀里:“我想念芒果布丁的味道,所以我来吃芒果布丁了。但我想,也许有你在,布丁的味道会更好。”

      “诶!我竟然只是芒果布丁附带品……”

      “我想你了。”

      Harry为Peter难得直白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后笑了出来:“什么啊,结果还不是想我……”

      “啾咪。”

      “……0////0”

      是的,我念你至深。欢迎回来,我想你了

——————————————————————
     摸个段子,贾尼卡文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