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阴阳师】风纪委员大天狗,参上!

    *学院paro。

    *狗崽,酒茨。

     *OOC,没文笔。慎入。

    大天狗是学校的风纪委员。

    其实大天狗是一个月前刚刚转来学院的转校生。但因为优异的成绩,(中二)正派的作风,以及(女)同学中的高超人气,成功获得了晴明老师的青睐,并荣登上了“风纪委员”的宝座。




     大天狗嫌弃地捏着鲜红色的臂章。

     “带上这个,就能实现你的大义了哦!”那个银发的老师,笑眯眯地把这个丑不拉几的东西递过来时,大天狗是拒绝的。

     但是,为了我所追求的大义,忍了!





       不知为何,戴着这个丑丑的东西走在路上,大家好像都很怕他。大天狗扫视了一圈周围,旁人莫不是躲开目光,就是加快脚步生怕自己在看他。

      大天狗低头看了看别在臂袖上的臂章,鲜红色的,很丑,上面风纪委员几个字更是毫无品味可言——这种东西,莫不是真如晴明所说,有非同一般的力量不成?

       大天狗抚了抚他的臂章,汝深得吾心。

      而大天狗的风纪委员生活,正轰轰烈烈地展开。





      “美丽的小姐……”

      未见其妖先闻其声。大天狗不用细想都知道那声音是跟自己同班的狐狸。转过窗口一看,那狐狸正被女孩子们围在人堆里,笑那个好看。似是察觉到了大天狗的目光,妖狐转回头,眉梢唇角的笑意还没收好,似笑非笑地朝窗边的大天狗眨了眨眼。

       “风纪委员来了……”不知是哪个眼尖的看见了大天狗,惊呼一出,人群立刻四散开来。

      妖狐见姑娘们散开了去了,对着“罪魁祸首”大天狗也不恼,只换上一副慵懒的表情:“这不是大天狗大人吗?怎么得空到小生这儿来了?”

      妖狐一双桃花眼眼梢上翘,稍不留神便流于艳丽。但不知何故,那双眼睛跟会说话似的,从不限于艳俗,不笑时盛着光,笑时微微眯起,只让人觉得那光盛不住便溢出来了。

     大天狗不吃这套。他举起手里的软皮本,碰了碰妖狐的头顶:“上课了,快回到教室里去。”

    “切。”妖狐撇撇嘴,“还以为大天狗大人是因为吃醋了才来赶人的呢。”嘴上透着失望的语气,眼角都是挑衅的神情。

    大天狗早已知晓这狐狸小姐姐面前一套其他人面前一套的做派。他们第一天相识的时候,可算是给彼此的一生都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了——

      那日正逢校园祭。大天狗刚来不久,得空四处闲逛起来。不小心被隔壁班的鬼使兄弟拉去做苦力。正想着怎么搬这一大箱东西,忽然身后传来一句:“哎呀,这位美丽的小姐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让小生助你一臂之力?”

    大天狗愣了一会儿。

    随即妖狐只见那美丽的金发“小姐姐”缓缓回头,一张高岭之花的脸,操着一口低沉的男音回答他:“好啊。”

     Fuck。






      大天狗那天回答妖狐其实并未多想,只觉得有人能帮自己就好了。未曾想,这臭狐狸竟与自己同班,还如此记仇,没事就给自己找麻烦。这一来二去的,大天狗也懒得说什么了。而对于妖狐的挑衅,大天狗只皱着眉:“别闹脾气,先回去。”

     妖狐冷哼一声,抬脚便往前走。随即又似想起什么,回头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大天狗:“大天狗大人,有空来管我们这些良民,您不如抽空去管管学校里的‘黑恶势力’吧。”



    黑恶势力?那是什么?

    大天狗突然想起,学校中确实有这么个传闻。相传在校园里,有一名叫做酒吞童子的学生,不良少年,没人管的住他,时常打架、惹是生非。酒吞童子的副手,茨木童子,格斗技术高超,两人在附近的高中中都很有名。因为那两人经常逃课,老师也管不住他们,所以大天狗入校以来倒是没见过他们。

      这种恶势力,绝对是成就“大义”的绊脚石,需要清除。

      这种人物,只要打探到他们在几班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基本情况了。





     次日,大天狗去打探了一下“恶势力”的情况。出乎意料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都是在重点班就读,成绩似乎也不差——这也可能是老师对他们放任自如的原因。
最让大天狗想不到的是,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在自个儿班里好像并不是不受人待见的样子。

     听闻大天狗是来找酒吞二人的,青行灯显得有些惊讶,但看到大天狗袖上的臂章时,又显得若有所思。
“他们现在并不在教室哦。”妖刀姬明白了大天狗的来意,如此回答,“南墙可能可以找到他们。”

     

      大天狗道了谢便离开了。南墙偏僻,那里鲜少人去,酒吞二妖的目的不言而喻。






     果不其然,大天狗在南墙的一角看到了那个红发的少年。

     酒吞见到大天狗朝他过来,也不躲,邪气地一笑。朝着大天狗的方向吹了声口哨,一跃而起顺势一手扣住栏栅,一翻,稳稳当当地站在了上面。

     “啧。”大天狗皱着眉,而酒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未经允许,擅自外出。已属违纪行为。”

      “哼。伪善。”酒吞一声冷笑,正要回堵大天狗。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墙的另一角闪过,大天狗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已一拳挥向自己。大天狗本能地往后一闪,躲了过去。紧接着那人一跃而上,大天狗再一看,那白发少年已和酒吞并肩站在一起。

     大天狗合算着,那来人八九不离十便是茨木童子了。不等他开口,茨木倒是先发制人:“你是谁?”

     “风纪委员。”大天狗回答,“你等翻墙私自外出,已属违纪。请马上下来。”

     “吾友?”茨木转回头看看酒吞,酒吞一皱眉,往外一跳:“不回。”

    “吾友所往,吾之所向。”茨木笑着跟着一跃。

     大天狗沉默地看着两人就这么一唱一和,看着酒吞转身欲走的身影,打开本子,不紧不慢地念着:“私自外出,公然早恋,记过。”说完,把本子一合,转身便走。

     “等等?!什么公然早恋?!你给我回来!!”

    大天狗不理身后墙外酒吞愤怒的声音,向教室走去。

    呵,gay里gay气,记了再说。




       回到教室,一下课,妖狐便笑嘻嘻地凑到大天狗跟前。大天狗以为这狐狸又要找事,没等回答,妖狐先开了口:“大天狗,你做了什么事让酒吞这么生气?”

      大天狗闻言,眉尖一挑,停下记笔记的动作:“你说什么?”

      “你没听他们说吗?”妖狐指指身后正在窃窃私语的人,“酒吞和茨木正在外边等着你呢。”

      “你认识他们?”大天狗话锋一转。

      妖狐愣了愣:“啊……算是和茨木有点交情。自然而然也就认识酒吞了。”

     “自然而然?”

     “因为他们一直在一起啊。”

      “……”大天狗闻言,看了看自己的本子,觉得自己一点都没错。妖狐看大天狗在发呆,趁他发呆的功夫,凑过去看了看大天狗的本子:“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妖狐笑得直不起腰来了:“大天狗大人您真是不得了了!小生真是对您敬佩万分啊!”

      大天狗被妖狐夸得一阵莫名。妖狐毫不自知,甚至还说了些“您真是明查秋毫!”“我早就觉得这俩狗男男有猫腻!”……之类的话。

     最后,在妖狐的要求下,大天狗放学后和妖狐一起走出了校门。




      校门口早就围了许多人,看样子都是来看热闹的。仔细一听,还能听见诸如“茨木大人好帅!”“酒吞大人我爱你!”“两人站在一起超般配的!”的奇怪话语。

     酒吞大老远便看到大天狗和妖狐走过来了。酒吞直起身,朝大天狗走去。两妖就这么对视着,谁也不让谁。
突然,酒吞先开了口:“你是新来的?”

      “是。”大天狗也回答。

      “切。怪不得敢记本大爷。”酒吞嗤笑一声,“给你个机会。翻墙确是本大爷做的,就不用你划了。但是早恋这他妈的一定要给本大爷划掉!!”

      “抱歉。我觉得我的记录也是事实。”

       “你他妈什么意思?!”

      两人眼看就要打起来。茨木童子已站在了酒吞童子的身旁。

     而妖狐则不动声色地站在了大天狗的一旁。

     气氛一触即发。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喝止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四妖一听声音,暗道一声不好,源博雅来了。

      果不其然,源博雅老师正向这边赶来。而他身后跟着的,分别是大天狗和酒吞童子的班主任——神乐和八百比丘尼。

      酒吞童子一看八百比丘尼来了,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八百比丘尼还未站定,便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酒吞同学,我一直教导你要知错能改。怎么你被风纪委员抓到了,还不承认呢?茨木你也是,怎么由着他乱来?balabala……”

      一旁听教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抬头45°仰角,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妖狐悄悄附在大天狗耳边说:“好像酒吞和茨木恋情的传闻就是他们的班主任传的。”

      神乐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真是太好了。大天狗如此想道。

      “你们年轻人,早恋就算了,还聚架斗殴,都跟我来一趟。”源博雅皱着眉,说道。而酒吞和茨木二人认命地跟了上去。

      妖狐和大天狗松了口气,看来事情告一段落了。未等他们缓过来,便听神乐老师慢悠悠地说:“早恋斗殴的你们两个,还不快点过来!”

     “……诶?”





        次日,校园里便开始盛传《风纪委员的秘密情事》《风纪委员的小娇妻》《那些年,一起陪你翻墙的爱》《爱他,就陪他翻墙》等多部言情巨制。

      当事妖们表示,心好累。

——————————————————————
     本来想写全员,但还是没能表达出来,有些莫名其妙。

     外边下的好大雨。

     想大家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章。

     晚安。

评论(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