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阴阳师/狗崽】梁上君子

    *ooc,没文笔,如有哪里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妖狐观察那颗树上的老爷爷很久了

    这是妖狐来到这个寮子的第四天。鉴于刚刚来到现世的他,妖力大大削减,跟着身高和年龄也被削减,成了现在这副孩童的模样

     妖狐来到这个寮子的第一天,他兴致勃勃地想要找漂亮的小姐姐,但他还没等和母性大发的小姐姐们搭上话,便一眼瞅到了那个树上的身影——

     哎呀妈,这啥玩意儿啊这么丑?

     小妖狐定定地看着树上那个奇怪的身影,连小姐姐都不顾了——毕竟对于心性尚且年幼的他,认为这么丑的妖怪,一辈子也只能看见一次了



     妖狐缩在姑获鸟的怀里,身边莺歌燕语不绝于耳。美貌的女式神们围绕着妖狐,坐成一个圈。妖狐没有精神地把下巴搁在姑获鸟肩上,心里心外都是那个奇怪的身影。想着想着,耳朵都耷拉下来了,看得女妖们分外心疼




     一天,妖狐趁着姑获鸟不注意,跑去那颗樱树下,想要找那个丑丑的老爷爷。小妖狐探头探脑了半天,都没找到那个想要找的妖怪。小妖狐瘪瘪嘴,大眼睛也噙上了泪花,像是一眨巴就会掉下来的样子

     “妖狐?”莹草寻了过来,正巧看见妖狐泪珠在眼眶儿里打转的样子,以为是妖狐走丢了给吓得,心疼地抱起小妖狐,边好声好气哄着,边往回走

     妖狐把头窝在莹草的肩上,眼睛还瞅着树上,想着能够隐蔽在树缝间的身影。眼见着樱树里自己越来越远了,眼眶里打转的泪珠撑不住了,一个劲儿地往下掉,把莹草都给吓坏了

      哭着哭着,泪水朦胧间,突然看到茂密的枝叶间,闪过一个穿着白色狩猎服的身影。那个白色身影撩开细枝,似乎往妖狐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消失在了那片树绿中

      莹草看着原本还哭得喘不过气的小妖狐,突然破涕为笑,虽然一个个小哭嗝止不住地往外蹦,但还是在那儿傻笑

      莹草:???



      终有一天,妖狐鼓起勇气再次来到树下——他也搞不清为什么自己要来,或许是孩子心性作怪罢了。但是无论他如何寻找,直到天边的火云已烧红了天际,“老爷爷”也没有出现。妖狐垂下眼睛,咬咬牙,决定不能这么放弃,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要自己爬到树上去找“老爷爷”

     说干就干。小妖狐使劲指挥手脚爬上去,奈何手短脚短,蹦哒了半天还是没什么效果。最后妖狐学会用微薄的妖力唤起清风,助自己一程,但还没等升到一半,便开始往下落了。眼看着就要磕到地上,妖狐索性闭上了眼睛——但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相反的,他的身体正继续往上飞升。小妖狐还没回过神来,便落到了一个陌生的怀里——不同于女式神们柔软的身躯,这个怀抱更加硬朗阳刚。妖狐回头一看,差点没被丑得昏过去——这个抱着他的妖怪,正是他四处寻找的“老爷爷”

     “你找吾何事?”老爷爷的声音听上去清清冷冷的,不似他看上去的年纪一般大,倒是更像个青年

     妖狐两眼放光,一把扯住“老爷爷”的袖子,奶声奶气地开口道:“爷爷好!”

     气氛好似突然静止了一般

     过了半天,“老爷爷”终于回答了

     “……嗯。”



      妖狐长得飞快,转眼间已是少年的模样。妖狐平时最爱做的,就是和寮里的女式神们混在一起,仗着晴明对他的宠爱,搞一些不失大雅的恶作剧

     这日,妖狐路过晴明的书房外——晴明经常会在里面翻阅书籍——他支起耳朵,放轻步伐走过去,想要吓吓晴明,但他偶然获得了一个陌生的词汇,让他把念头转向了别处——梁上君子

     梁上君子?妖狐的小心思转得飞快,立刻把那个树上的“老爷爷”和这个“君子”联系到了一起,立时收了踏向书房的步伐,转身跑去了庭院

     “何事如此匆忙。”

     未等妖狐站住脚,树上便传来清泉初雪一般的声音。你看看这妖,明明是一句疑问,生生被他换成了陈述句。妖狐边在心里这么想,面上又不动声色地说:“老爷爷,小生今天学到了一个超~合适你的词哦!”

     “哦?”尾音略微上挑,很好,看来他还蛮感兴趣的。妖狐听到合书的声音,“这倒有些意思。你说。”

     妖狐并不理“老爷爷”,闭上眼睛,张开双手,咧着嘴一笑:“那你得先带小生上去!”

     不多时,一股巧风忽起,把妖狐稳稳当当地送到了树上的大妖的怀里

     “也不知晴明怎么教的你,到现在还没学会用妖术唤风吗?”大妖怪嘴里这么说,却把妖狐抱得紧得很

     这点小法术,小生早就会啦!妖狐不服气地在心里边嘀咕,表面上又嬉皮笑脸地拖长尾音:“诶,可是有爷爷就好了嘛。”

     不知是狐族天生的媚术所致亦或其他,一句普通的语句,经妖狐口里说出,仿佛都带上了甜美的味道——虽然他的身形仍然是个少年

     大妖怪不接妖狐的撒娇,只往下说:“倒是说说,你学到了什么?”

     说起这个,妖狐又换上一副自得的样子,一双波光滟冽的桃花妖带上猫一般的狡黠,小虎牙从美好的唇瓣中若隐若现:“小生今天路过晴明阿爸的书房时,听到‘梁上君子’一词,这个词简直是为你而生啊!所以小生立马就过来找你了!怎么样!”妖狐兴致勃勃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而大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妖狐有些扫兴。最后大妖终于开了口:“狐狸,你可知这词何意?”

     妖狐诚实地摇摇头:“不是在横梁上的人的意思吗?虽然你是在树上,但也差不多嘛!”

     大妖不再说话,只是捏了捏妖狐的脸

     “呐呐,我说老爷爷啊,过几天晴明阿爸就集齐小生的觉醒材料了哦!”妖狐突然想到什么,扯了扯“老爷爷”的白胡子,兴奋地说,“那小生的觉醒仪式你要来吗?小生到时候会摘下面具哦!”

     “这么快?”大妖惊讶地打量了一下妖狐现在瘦弱的小身板

     “嗯。没想到阿爸还挺欧的,明明寮里一个ssr都没有。”说起这事,妖狐也觉得挺惊讶,“听说曾经有过一个ssr呢,但是小生至今没有见过就是了。”

     “……”大妖若有所思地看了妖狐几眼



     在妖狐望眼欲穿的期盼下,晴明也终于不负众望地集齐了妖狐的觉醒材料 

     妖狐的觉醒仪式很是热闹,几乎寮子里全员到齐了。妖狐扫了扫周围的妖怪,失望地发现并没有“老爷爷”的身影

     “不要等了,开始吧。”妖狐有些置气地与晴明说

     晴明点点头,将觉醒时所需要的东西摆在妖狐面前,开始吟诵复杂的符咒咒语,妖狐的周身渐渐被光芒所包围

      “诶,可以了吗?可以了吗?”

      “小妖狐快点摘面具!”

      ……

      同伴的声音渐渐入耳,眼前的光芒开始退却,逐渐显出事物的轮廓来。妖狐睁开眼,似乎觉醒后,自己也长高不少。妖狐眨眨眼,抬起手想要摘下脸上的面具,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声音在告诉他,等等,再等等

     等谁呢?妖狐也不知道。或许是老爷爷吗?

     妖狐一想到那个明明答应了他,又失了约的老爷爷,他就有止不住地怒气。他也不知他为何而气,本是个童年的玩伴而已,加之狐族天性爱美,理应他们不会太过亲昵

     但妖狐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了他的身影

     不不不,一定是他丑得令小生太难忘了。妖狐慌乱地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谎话——狐狸虽然狡猾,但他们亦最遵崇本心

     妖狐兵荒马乱地在大家的催促下,想要摘面具。此时却突然头顶一黑,数枚鸦羽从天而落,还未等妖狐作出反应,来人便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降临在面前。只听得一道清泉流过:“不是要等吾来替你摘面具吗?怎么自己先动手了?”

     妖狐直看着眼前的妖愣神——声音明明还是原来的声音,却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丑丑的“老爷爷”。何止是丑!根本一点都不像啊!眼前的妖怪,面容如初樱的清秀美丽,神情又似初雪般寒冷,眉眼是高山流水的美景
——这般美丽的面容,直教人见了一次都无法忘怀,又何来丑之说?

     “你……”妖狐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你是?”

     “梁上君子实乃形容盗窃之人的词汇,”只听那美人不紧不慢地道来,修长白暂的手指轻轻勾起妖狐的面具,一扯,周围又是一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妖狐眨眨眼,傻愣愣地看美人的脸在众人和众妖的惊呼和起哄中越靠越近:“狐狸,吾乃汝的梁上君子啊。”



    

      大天狗早在妖狐现世的那天,就见过他了

      那日,大天狗照常栖身于庭院里的寒樱树上——因为敬重他的大妖的身份,寮里的妖怪一般轻易不会来打扰他。他刚要闭上眼,众妖的欢呼声便如山压来,把他砸个正着

      大天狗喜静,如此被扰自然火起得很,起身朝树缝中一瞅——原是来了新式神

      那打扰他的罪魁祸首此时正窝在晴明的怀里,小小绒绒的,还有个尖耳朵——看来是个狐狸

      大天狗冷哼一声,他对这等弱小的妖怪不感兴趣。有趣的是,那小妖也定定地看着这边——大约是看见自己了。随后那小狐狸的脸皱得活像个包子,大天狗思考再三,终于想起自己好像没有摘下面具,许是嫌弃自己了

      ……臭小鬼



      本以为以狐族爱美的天性,大天狗不会再见到那狐狸了,不成想,那狐狸竟然跑到树下找来了

      大天狗不愿多事,只当妖狐不存在。随后莹草的声音寻了过来:“哎呀,怎么哭了呢?”

      哭了?大天狗想要解下面具的手顿了顿,再往树下一看,莹草已经抱起那小妖走了

      看着他们走远,大天狗理应松口气,但那狐狸竟然真的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霹雳吧啦地往下掉,包子脸上全是泪痕,原本狡黠十足的桃花眼此刻隔着蒙蒙的水雾,可怜兮兮地望着这里

      大天狗叹了口气,认栽了。他停下解面具地动作,撩开遮掩住身形的树枝,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妖狐

      小妖狐看到他的那一刻,漂亮的金色眸子顿时睁得大大的,像是雨过天晴的太阳一般明亮。也不顾满脸的泪痕,朝大天狗笑得分外开心

      大天狗心下一慌,直转回身,施了个法,重又消失在树间。他捂着脸,心里满满当当想的都是那妖狐朝他笑的样子

      该死的狐族媚术。大天狗才不承认那死小孩也有点可爱

     



       当大天狗看到站在树下小小的身影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大天狗没想到妖狐还会回来找他,鉴于他脸上的面具与狐族的审美相冲,他以为上次妖狐来找他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那树下的狐狸晃动着小短手和小短腿想要爬上来,奈何晃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动静。大天狗不打算出手,只等那狐狸知难而返——可等了半天,那小狐狸还是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大天狗打了个哈欠,这下他该走了吧。往下一看,那小狐狸竟然已经可以自己御风而起了

     这倒是有趣得紧。大天狗稍稍提起了点精神,不曾想还没坚持多久,便又往回掉了。眼看着那狐狸就要摔到地上,大天狗皱着眉,挥挥手,借着一股风劲把妖狐带上来了

     大天狗抱着晕乎乎的妖狐,等着妖狐回过神来。等到妖狐看清自己的面具,总该跑得远远的了吧

    未逞想,那妖狐身子小,胆子可比天都大。回身看见大天狗,先是愣了愣,紧接着两眼放光地拽着大天狗的袖子,喊出这辈子大天狗都无法忘怀的话:“爷爷好!”

     现在把这臭小鬼扔下去还来得及吗?




     大天狗到底是没舍得把那小毛球扔下去。小毛球随着日子,一天一天长大啦。估计是晴明没少带妖狐出去磨练的缘故,妖狐的个子长得飞快。大天狗只觉得好像只有一盏茶的功夫,那个他可以轻易拎起的毛绒绒的狐狸崽子,现在已经是个清秀绝伦的少年了

      大天狗的指腹一点点划过手中的书页,微风徐徐而过,穿过树缝时沙沙作响,偶尔也会有鸟啼在耳边响起。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用多想也已知晓来人的身份

      “何事如此匆忙。”大天狗也不恼,只等那渐近的脚步声站定,不禁不缓地开口

      “呐呐,小生今天有学到一个超适合老爷爷的词哦!”少年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分外悦耳。大天狗饶有兴趣地收起书,这倒是有趣,竟然能让这狐狸放下院子里的女妖来找自己,“你说来听听?”

     “老爷爷先带小生上去啦!”

     这狐狸聪明得紧,打小就知道如何讨人喜欢。大天狗爱极妖狐撒娇时的尾音,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施了个小法术把妖狐带了上来

     妖狐的身体极轻,大天狗不需费很大的气力便抱住了他

     “小生今天有从晴明阿爸那听到一个词语哦!超合适爷爷的!”这狐狸笑得灿若春阳,大天狗只觉得被那金眸的桃花眼看得晃神——

      “梁上君子。”

      大天狗一愣,看着妖狐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显然是不知此语何意

     也罢,若是能当他一回梁上君子,又如何?

      “呐呐,老爷爷要来小生的觉醒仪式哦!看着你陪小生玩的份上,小生允许你帮小生摘下面具哦。”妖狐笑得分外孩子气

      觉醒?大天狗有些意外,虽然知道妖狐的觉醒仪式应是远不了了,未曾想如此之快

      “晴明阿爸这次干得挺不错的嘛!话说一直没见过寮里那位ssr大人呢。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妖狐拽了拽大天狗的面具上的白胡子,“但是老爷爷一定要来哦!约好了!”

      大天狗边心里盘算着送这狐狸什么的好,突然听到妖狐用敬语提起自己,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说来,妖狐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称呼自己是“老爷爷”

     “嗯。吾会去的。”


    

     大天狗盘算了很久,思来想去,还是去了一趟集市。凭那狐狸乱一根毛,都要打理半天的性格,也许送他一套新装作礼会比较合适

     大天狗找了很久,终于找到心仪的衣装。打紧往回寮子的路赶,待他到时,似乎仪式已差不多要结束了——只是妖狐的面具还没有摘下来

     这倒是正好。大天狗这次没有忘记摘下面具。他挥着鸦色的翅膀降落于地,带着众妖和人的惊呼,渡步至妖狐面前——似乎觉醒后,这狐狸的个子又蹿高了不少

     妖狐一副没认出自己是谁的样子,只瞪大了金眸,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眼眶里的眼泪还在打转儿,水濛濛的,看得大天狗心里一颤,仿佛又看到他们相遇时,妖狐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样子。而那时候的他,似乎也是似现在这般的心跳如雷

     栽了栽了。大天狗垂下眸,缓缓地向妖狐靠近,果不其然地看到妖狐面具下的脸越来越红。他伸手,轻轻解开妖狐面具的系带,妖狐的面具应声而落,大天狗的心似乎也随之尘埃落定了

     大天狗拂了拂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伏在妖狐耳边,吐气如兰:“狐狸,吾如约而至了。”



     大天狗和妖狐的那些个苟且腻歪的事,在寮子如爆炸一般,得到了诸多版本的流传。众妖与一众阴阳师对此兴奋不已,议论纷纷。大家讨论得正欢,忽见当事妖大天狗路过,齐声问道:“大天狗大人,您和妖狐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大天狗忽然想起,那日,妖狐兴致冲冲地跑来寻他,教与他“梁上君子”的名号

     可在更早之前,在妖狐还是个小毛球的时候,大天狗的心便已经被妖狐偷走了

     所以,你我到底谁才是梁上君子呢?

     这就不得而知了

————————————————————————
     此篇又名《震惊!六旬老汉竟于花甲之年觅得娇妻?》哈哈哈哈哈哈

     全凭兴趣写文,没什么文笔,瞎写一通,请见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