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阴阳师全员】一如

    *晴明已翻墙设定

    *有狗崽,酒茨,微博晴提及

    *ooc,没文笔,如有哪里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门庭落了新雪

     簇簇的白融懒懒散散地洒落在尚还有些光秃的草地上。莹草是被落雪的声音惊醒的,她揉着惺忪的睡眼,拉开纸质的房门时,恰有一只青鸟振翅飞起,抖落了一枝的新雪

      “大家,快起床啊!下雪啦!”







      妖狐在被窝里赖了许久,终是裹得厚厚实实地出去了。他有些抱怨这过低的气温,但当他来到庭院时,却又被那满院的笑声热闹折服——有多久,没有再听到这么热闹的声音了?

      “吾还以为你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正恍惚中,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线

      “哼,本来就够冷了。听你说话更冷。”妖狐不回头都知道他是谁,刚出口的声音凝成了白色的雾气,消散在了空气里

       大天狗并不回应妖狐的挑衅,伸手握住了妖狐不住揉搓取暖的双手

     妖狐没有想到大天狗会过来握他的手,随后又释然。转头望向白色的庭院:“想不到今年还会下雪啊。”

     “是啊,明明都已经快到春天了。”又有一道声音掺了进来

     “茨木?”妖狐有些惊讶地看着不知何时已站在一旁的茨木童子,在友人玩味的注视下,有些脸红的缩回了手

     茨木童子笑嘻嘻地收回目光。大天狗倒是奇怪他怎么没有和酒吞待在一起

     “啊,挚友还没醒呢……”茨木话还没说完,便感到有人摸了摸自己的头,抬头望去,果不其然,“挚友!早上好!”

     酒吞撩起茨木额前的白色碎发,落下一个轻吻:“嗯,早上好。”

     妖狐目不转睛地目睹了这一切,暗搓搓地又勾住了大天狗的小指

     “哎呀,大家起的都很早呢。”姑获鸟给每个妖怪都递上了一杯热茶

     妖狐往大天狗的茶杯吹了口气,袅袅升起的白雾霎时四散开来。妖狐恶作剧成功地笑了笑,大天狗垂眸,把嘴角上翘的弧度小心翼翼地藏好

     薄薄的茶雾里透着式神们在庭院里嬉闹的身影

     “真热闹啊。要是晴明也在该多好。”

     不知是谁先提起,仅有的微薄暖气被路过的寒风收入怀里

    偶有笑声伴鸟鸣落入耳中

    阳光尚好,故人不再






    距离晴明离开,已有好些个月了。门前的梧桐开了又败,落叶落了满地,却仍不见那个银发的阴阳师归来

    小式神们拉着神乐和八百比丘尼的衣角,追问着晴明的消息:“晴明大人呢?晴明大人去哪了呀?”

    神乐蹲下身,温暖的双手拂过小妖怪们柔软的头发:“晴明他呀,要离开家,去降服一个很大很大的妖怪哦!所以他呀,暂时还回不来。我们要一起等他回来。”

     “嗯!我们一起等晴明大人回来!”小妖怪歪着头,信以为真。但他在神乐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却看到她眼里破开来的碎光

     但是他去了很久很久,却始终没有回来

     渐渐的,所有人和妖,都选择了缄默。不再有人提起那个名字







     晴明不会回来了

     早已通晓人意的成年妖们,快快地领会到这一点






     妖狐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和寮里的女妖闹在一起,总是在战斗时一勇当先,每次回来总是伤痕累累的,看得姑获鸟心疼得直掉泪。但每次桃花妖治疗时,妖狐总是咬紧了牙关,硬是不再喊一声疼

    “喂,臭狐狸,疼就喊一声吧。”大天狗摸了摸妖狐脸上的伤口

    “呸。”妖狐想也不想地回答,“小生要是喊了疼,谁来扛这个寮子?”

    大天狗这才发现,那个从前老喜欢找晴明“讨公道”的妖狐,再也没喊过一声疼








    大天狗有个不太好的习惯——每当他一生气了,就会去院里那棵寒樱树上蹲着。而每当这个时候,大天狗总会听到树下传来一声声呼唤,他知道那是谁——他探出头,在那层层叠叠的枝叶之下,有个银发的阴阳师,手里捧着小时候喜欢吃的糖葫芦,在唤着他的名字

    记忆中的安倍晴明总喜欢“狗子”、“狗子”地叫他。大天狗对此很是不满,他已经长大了,而这个渺小的人类还把他当作小时候的样子哄着。但不知为何,每每还余气未消时,低头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似乎就没那么生气了

    大天狗振开翅膀,落在一臂粗壮的樱枝上。再低头,枝叶茂密依旧,但不见故人来

   不知怎么,大天狗觉得自己有些生气了

   大天狗独自站了很久,与其说是呆站,不如说是出神了很久,直到妖狐过来唤他离开

   临走前,他看了一眼开得正盛的寒樱。忽然一道劲风略过,落樱纷纷而落,只是盛大的美景再也无人可赏
  








   自晴明离开,原本热闹的寮子渐渐静了下来。本应络绎不绝的访客,早已门可罗雀

   酒吞倒是觉得静得好。他本是鬼王,就不喜闹。自来到晴明的寮里,鸡飞狗跳的生活当日常过,这些平静的日子他实在是求之不得。但原本的热闹突然冷清下来,酒吞多少是有些不习惯

   趁着茨木出去打小妖怪们去御魂,自己不用瞎操心的时候,酒吞提着酒去了后院的桃花林

   快要过了桃花盛开的季节了,桃花林树上的桃花明显地少了。按理说,这会儿应是不会有人来了。但这样想的酒吞,突然看到桃花林里伫立的红色弓箭手

   酒吞想,他大概认识那人。好像,是个叫做源博雅的人类来着?  

   罢,不碍事就行。酒吞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席地而坐,启酒,好酒酒香四溢。而那桃树下的人类突然朝自己开口说话了:“想不到还有妖怪来这里。”

    “我一向在这。倒是还有人类来这,我才更吃惊些。”酒吞边说,边饮了口酒。许久等不见那人回话,酒吞干脆当他不存在,惬意地喝起酒来。未曾想,那人又开口了:“平常他喜欢来这里案书。今日闲来无事,过来看看。”

    酒吞自是知道这话里的“他”是谁,冷哼一声:“哼。烦人得很。害得本大爷每次喝酒都要躲开他。”

    那人听了,似是想起什么乐事,发出一声轻笑,,后前言不搭后语地说道:“这桃花,快要败了吧。可惜,没能等他回来。”后半句像是对自己的呓语一般。“那我就先告辞了。”

    酒吞眼皮也不抬的“嗯”了一声,算是就此别过

    桃林重又安静下来

    过了许久,酒吞睁开眼,拂下落在红发上的花瓣。地上的几瓣花儿已微微泛黄,蜷起,应召着这一年的花期又要过了

    酒吞把酒倾了一些进土里,酒香猛然大盛。浓厚的香味唤醒了沉睡的花精

    “请问鬼王大人有何吩咐?”桃花妖小心翼翼地向唤醒自己的鬼王请安

    酒吞拍拍身子,站了起来——差不多到茨木回来的时候了:“待会儿替我收拾了这些酒坛子。”

    “如您所愿。”桃花妖半跪在地,恭送鬼王离开。忽而又听见鬼王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噢,对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就施个法让这桃花开着吧,也算是你的修行了。这好好的花,落了也挺可惜的。

     他回来时看不到这花,也会很失望吧。”

     最后一句话被花瓣遮了去,落在了土里

     “当然……如您所愿。”桃花垂下眸,指尖掠过之处,重樱怒放

     晴明大人,请让这些思念,化作桃花,为您指引归家之途吧






     茨木听到了一些窃窃私语——

     “喂,看到了吗?他们就是被抛弃的式神哦!”

     “诶?就是安倍晴明留下的……?”

     “哈?安倍晴明?那是谁——喂?!你干什么!”

     茨木转回身,看到愤怒的莹草和姑获鸟:“不许说晴明大人的坏话!”

     “等一下,莹草……”八百比丘尼有些手足无措,想要阻止这场闹剧

     “喂,你们不过是些被抛弃的……”那人似乎还想说些更过分的话,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回头,看到白色的大妖,眼里闪着异色冷锐的光芒,冰冷的声音低得似乎要把他的灵魂分割开来:“喂,你说谁被抛弃了?”

     最后这场闹剧以那人以及他的同伴灰溜溜离开的背影作为收尾

     “大家还好吗?”茨木若无其事地问道 

     “嗯……多亏了茨木大人的福……啊,神乐大人,您要去哪?”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神乐突然转身加快步伐离开了,八百比丘尼想要追上去,但还是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晴明走了。抛下了所有,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神乐简直不敢相信,但她别无选择

     神乐始终是坚信晴明会回来的——这里有他挚爱的人,有他无法割舍之物,这里是他的家

     可是她无数次打开寮门,外面除了满地的落叶,空无一人

     一天,两天,三天……无数个艰难的日子,他们都走过去了

    神乐以为,大家一定会等到晴明回来的。可是她却先垮掉了——在又一个安静的,空无一人的早晨

    他在哪?

    神乐问了无数次这个问题,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她开始怀疑晴明真的还会回来吗?   

    会的,一定会回来的。可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时候,不知为何脸上已爬满了咸苦的泪水

    “神乐大人……”

    神乐看着追上来,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同伴——而你们呢?你们也还在相信,晴明会回来吗?

    “神乐大人,不管未来如何,我始终会追随晴明大人。我亦全心全意地相信,晴明大人总有一天,会回来。因为这里是晴明大人的家啊!”

    “啊,挚友坚信不移的事,我当然亦随。”

   
    “神乐大人,我已知晓您的苦恼。”八百比丘尼的手轻轻附在神乐的手上,“神乐大人,请您跟随本心吧,答案您一直都知道,不是吗?”

    神乐感受到皮肤传来的温暖,有什么传达到了心里,有什么在慢慢复苏

    “神乐大人,请您相信,绝不只是您一人在思念晴明大人。大家,都在努力等待晴明大人回来啊!”莹草担忧地看着神乐,“所以,请您务必不要放弃。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着,不是吗?”

     “这份思念,这份心意。相信总有一天,会指引着晴明回来的。”茨木身上凌冽的杀气已褪去,“而在此之前,就由我们来保护你。”

     有什么东西,一定有什么东西,变得更强大了

     谢谢

     一直以来都非常感谢

     话语未出已哽咽。有一股温暖又柔软的东西在心中流动

     “嗯。我们要一起等晴明回来,约好了。”

     从此以后,他们将无坚不摧







     “快看!雪化掉了!”小鹿男率先嗅到了青草的芳香,开心地叫了出来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啊……臭小鬼。”虽然这么说,夜叉还是打着呵欠走了出来,后面跟着青坊主:“这样,春天就到了啊。”

     “哇哦,河面的冰层化掉了啊!”般若指着不远处的小湖,鲤鱼精和河童正在水里与众人打招呼

     “春天好,鲤鱼精小姐!您今天也是这么美丽……”妖狐还没有打完招呼便被大天狗扯走了

     “哈,看来今晚妖狐有麻烦了呢。”青形灯笑得很是开心,一旁的阎魔和妖刀姬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原本枯败的草根冒出了新芽。已光秃的草地已开始点上新绿。被积雪盖了一个冬天的枝叶重见天日,焕发新的生机








     冗长的台阶前还有些未融的旧雪。树梢上的鸟儿们探头探脑地打量着这个奇怪的访客

     “啊,真是的。这都有多久没清扫了啊。”

     来人外袍的衣角被雪水沾湿,他脱下灰色的袍子,露出漂亮的银发。连夜兼程的赶路并没有让那美丽的银色失去光彩,相反,它因它的主人而更加夺目耀眼

     “咚,咚,咚。”

     他曲起漂亮的手指,扣响熟悉的大门

    “吱呀——”

    过了一会儿,门的另一边响起木板互相挤压,碰撞的声音。厚重的大门被缓缓打开,阳光偷跑出来,一丝一缕地落下来,带着空气里的尘埃翩翩起舞

     “请问你是……”

     里边的人打开大门,好听的嗓音响到一半,触到来人的目光时,戛然而止

     “我是安倍晴明。来这里,想拜访一下我的家人们。”

     阳光下的晴明,眼里带着光,眉间盛着笑,发丝倌着微风,一如当年初见

      “我回来了。”

      带着初见时所有的爱与热情,再次回到你的身旁

      春光尚好,待君归来

     

————————————————————————
    蛮早之前的文,一直没空写,突然兴致所至,干脆全部写完发出来

    算是我对寮子里的崽子们的亏欠,也算完成了我一个心愿了。怀念那些和朋友互相安利cp的日子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2)

热度(259)

  1. 鱼与柯基Ha。 转载了此文字
    泪目 已经出坑2个多月了 只是默默在lof上看同人 是时候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