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阴阳师/酒茨】关于套路这个东西

    空巢老茨守候多年终于迎回挚友,不料挚友竟已失忆?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bu】
   
   *有奶吞×茨木,一发完

    *主酒茨,有狗崽,夜青夜提及

    *ooc,没文笔,如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酒吞再睁眼时,身边的重重山影和绕鼻花香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算小的房间。而他正躺在还焕着幽光的召唤阵上,借着蓝色的荧光他看到了那几个熟悉的人类阴阳师,其中还有安倍晴明

     啧。酒吞当然明白他现在的处境——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安倍晴明的式神

     那个安倍晴明显然没有想到会召唤出自己,呆愣着看了他半天——真想让鬼葫芦给这个白痴表情来上一口,但他现在还是刚刚被召唤出来的孩子状态,根本无法造成什么威胁,这个认知真让鬼王大人很不满

   
    “喂。你要看到什么时候。”酒吞的声音奶里奶气的,但语气还是沿用他全盛形态时的狂妄

    经酒吞一句话,众人皆被点醒。晴明一把抄起酒吞,不顾酒吞的挣扎便冲向门口

    酒吞对晴明突如其来的动作搞蒙了,反应过来后,酒吞想办法挣开晴明,他却突然嗅到一丝熟悉的妖气

    “哗”的一声,纸门被推开,阳光刺得酒吞睁不开眼。酒吞从暧昧不清的光线里分辨出一个白色的身影,那妖正歇息在树下。晴明带着酒吞越走越近,酒吞从逐渐分明的界限看到了妖怪的全貌,眉,眼,鼻……每一根线条都和自己的记忆分毫不差

    “茨木?茨木!快醒醒!看看今天新来的小家伙!”

     被呼唤的妖怪颤了颤睫毛,金色的眸在黑色中晕出绚烂的光芒

     这家伙,还是老样子。酒吞不用看都可以知道茨木此时的目光有多紧,在心里松了口气

     “吾……吾友!”

     酒吞应声抬起头看茨木,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发丝还稍显凌乱,但漂亮的眼睛积着化不开的笑意和明亮清晰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茨木笑得灿若三月春阳,明明很兴奋但动作却很小心地接过小小的挚友,一连串儿地吾友吾友唤个不停
     “吾友,你怎么变小了!”

     “……”

     “没关系!吾友即使身形缩小了但是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大!”

     “吾友?你怎么不说话?”

     “吾友!是不是来时受了委屈?”

     “吾友?”

     大妖怪的声音越来越小,酒吞正想是不是过头了,茨木又冒出来一句:“吾友,你莫不是失忆了?”

     好不容易冒出来的一丝愧疚顿时烟消云散,酒吞觉得他永远都不要低估茨木的脑补能力比较好。未待酒吞考虑是否要澄清事实,茨木又突然振奋起来:“没关系!往后吾也会陪吾友重振雄风的!”

    
      不,一点都不需要
   
  

    

 

     托茨木的福,酒吞一来到寮子里就引起了大家的高度重视——“哦!这个孩子就是传说中一统大江山的男人!”“听说他一个眼神就可以击退十个妖怪哦!”“听说他每天都会喝很多很多酒诶,晴明大人会被喝穷吗?”

    ……茨木你都跟他们说了什么啊!

    茨木看着被众妖包围不得脱身的挚友,果然吾友的魅力无人能挡!

    

    入夜,热闹的庭院已经安静下来。和其他已被人类作息同化的式神不同,酒吞并不习惯在夜晚睡眠

    碍于姑获鸟“小孩子不能喝酒”的缘故,酒吞只好晚上跑出来喝酒

    鬼王大人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把晴明喝破产

    走到庭院却又看到那个白色妖怪的身影

    今晚是个好夜,月光如水,夏蝉鸣鸣。偶有清风徐来,缠绕在茨木的发丝间。茨木听到脚步声,稍稍偏头,目光探去,触到挚友的身影即止

    “吾友?”

    “大晚上不睡觉,来这里喝什么闷酒。”酒吞目光扫过地上的几个空坛子,最后落到酒碗里。清酒映着清辉,一同被茨木饮下,“有心事便不要喝清酒。太淡的味道冲不散心思,愁更愁。”

    茨木低着眼,酒吞看不到里边的心思,但顺着月光的明亮,竟探出几分怀念的意味

    “吾友,可记得我们分开了多少个时日?”

    “……”

    “仅仅几年。”茨木又饮了口手里的酒,“明明是一眨眼便过去的时光,吾却恍若过了千年啊。是为何故?”

    “啊啊,因为你是个笨蛋啊。”  酒吞这样回答

    茨木轻笑一声:“大概是这样吧。大概是吾太没用,不配站在吾友身边的缘故,这才被选中,离开了吾友身边。”
    
    “但是现在,竟然又遇到吾友了。真的很高兴,是真的……真的……非常……”

    像是一番自言自语的声音渐渐消失,混在虫鸣里不见了踪影,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

    茨木睡得很乖巧,酒吞缓缓靠过去,挨着茨木坐下。耳边传来轻浅的呼吸和重重的蝉鸣,酒吞也合起了眼,余光有看到茨木安心的面容,看来是个好梦

    下次再说很开心的话,记得把脸上的寂寞收起来啊白痴
 
   

   

     “哎呀,这不是鬼王大人吗。昨晚睡得可好?”   阎魔笑得意有所指

     “啧。”今早醒来的时候看到众人和妖的眼神,酒吞就知道大事不妙。不理阎魔的调笑,酒吞看向阎魔身边的莹草:“你来这儿多久了?”

     莹草似乎被吓到了,往阎魔的身后躲了躲:“大约……比茨木大人早一些……”

     “茨木,”酒吞的声音顿了顿,“他以前在这里是怎么样?”

     莹草歪着头想了想:“茨木大人……和现在好像不太一样呢……

     “刚刚来的时候,带着一副很凶的表情,谁都不允许靠近呢……

     “但茨木大人明明非常温柔呢。虽然会和大家在一起,但总是会走神。大约是在思念谁吧,一个对茨木大人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现在的茨木大人,可以看得出来他很开心哦。是因为酒吞大人的到来吧,酒吞大人对茨木大人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莹草握紧手里的蒲公英:“所以,拜托酒吞大人,一定,一定要快点想起来哦!茨木大人也是这么希望的吧!”

     酒吞没有回答这番话,径直地转身离开了

     阎魔叹口气,捏了捏莹草的脸:“要是他们也能快点想起来那份感情就好了。”

     莹草似懂非懂地偏偏头
    

     在茨木麻麻的“呵护”下,酒吞成长飞快,顺利由奶吞变成了少年吞

     “拜托啊茨木大佬,能不能让我们的存在有点意义啊!每次出来打御魂都一招秒我们很无聊的啊!”妖狐忍不住抱怨

     “反正这个二突子打了跟没打一样吧,还不如本大爷放个黄泉。”

     “一叉子你想打架吗?!”妖狐唤风

     “只有本大爷才能自称本大爷。”酒吞的鬼葫芦对准了夜叉
    
     “各位,以和为贵。”

     “哈哈哈,吾友别生气啦。”

     “啧。”×2

     “啧啧啧,有家室的就是不一样。”妖狐笑得很开心

     “臭狐狸,回去让那个掉毛的狗收拾你。”

     “诶~小生超——害怕的!”

     “吾友不要跟他一般计较啊!”茨木拦住要上前揍妖狐的挚友

     “啧啧啧,酒吞大人还真是听茨木大人的话啊。”妖狐晃着扇子,“明明照顾酒吞大人小生也有份啊,但是酒吞大人从来没有好好听小生说话过呢。”

     “吾友并不是听从了吾的话。只是采取了吾的建议而已。”茨木边给酒吞顺毛边说道

     “是啦是啦,反正在你眼里,你吞无所不能不是吗?”

     “事实上也是!”茨木一副随时会来一篇赞美酒吞8000字的文章似的

     “哼。”

     当然不一样啊,臭狐狸。他可是陪本大爷过了几千年的人啊
    
    

    

      酒吞闲在寮里无事,到处寻乐子。路遇妖狐,妖狐撑着下巴,似在赏花,忽见转身就走的酒吞,无视对方的臭脸,开心地和酒吞打招呼:“哎呀,这不是酒吞大人吗?”

      “……嗯。”被发现的酒吞只好转过身来

      “酒吞大人可是在找茨木大人?”

      “……嗯。”

      妖狐又把目光转回不远处的闲庭落花,像是意有所指,又像是喃喃自语:“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流离之人追逐流离之影。”忽又作恍悟状:“抱歉,是小生失态了。茨木大人,在桃树林哦。”

      “演技真差。”酒吞嫌弃地转身往树林走去

      “不然怎么能让酒吞大人听小生说话啊!”妖狐笑道
    
      “在笑什么?”大天狗回来便看到恋人在看着远处的酒吞傻笑

      “陌上花开矣。”妖狐又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大天狗:??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呢。”酒吞绕过层层的树林,看见了熟悉的白色大妖

       “哈哈,吾友明明是疑问句却是陈述的语气呢。”茨木笑着,又喝下一大口酒

       “你,有些意外地,还真是能喝啊。”酒吞扫了一眼茨木身旁几个堆在地上的酒坛子

       “当然啊,”茨木像是想起什么,轻笑了一声,“因为要陪吾友喝酒嘛。先倒下了算什么本事,根本不配站在吾友身边。”

       酒吞不语,拿起一坛酒,嗅了口酒气,有些许的惊艳:“好酒。”

      茨木闻言又笑:“果然不管忘了什么,吾友还是没有忘记酒啊。”

      酒吞仍是不语,只是轻吻了一口酒,但温凉的酒液刚刚晕了些在唇边,酒坛子便被人抱走了

      酒吞皱眉刚想开口,便听到茨木略有些无奈的声音:“小孩子是不能喝这么烈的酒的啊。”

      “……这不碍事。”

      “这当然碍事啊,会被姑姑唠叨的。”

      “……你给本大爷等着。”
     

       “吾友?”茨木看着酒吞突然离开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莫不是他惹挚友生气了?

       真是,吾还真是没用啊,又让挚友烦心了。茨木阖起眼,听着清风拂过树梢的声音,一片花雨自头上散下,几瓣花飘落在茨木的头发上

       模糊中,似是有谁靠近,拂了一下他的头发,是一位很熟悉的故人,是谁?

       “挚友……”茨木听到自己迷迷糊糊的呢喃,又忍不住嗤笑自己的白日梦——挚友他啊,并不在这里。他应该比谁都清楚才对,可是他还是想寻着那一丝熟悉的妖气,回到他的灵魂的栖息之所——若这只是梦也没关系,只有一会儿也好,他也想去追逐这流离梦影

       停留在发丝间的温柔稍稍顿了一下,又是谁轻触了一下他的脸,停留在唇上的温润触感让他忍不住勾起嘴角

      若是真的有神明,请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吧

      很可笑又可憎,身为鬼却为了一己私欲去向神明祈求。大概,他是真的一无是处,为了追随那个强大的身影,竟然做出如此违背常理之事

       不想睁开眼。睁开眼,他又要走了,别抛下吾一人

       千千万万孤单的记忆又翩飞而来,仿佛一口深井将他吞没。窒息,绝望,孤独,接踵而至,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一丝光芒透过重云落下来,但他深知那不是他寻找的光芒

       就留在黑暗里吧。就这样伴着孤独与绝望吧

       茨木睁开眼,不知何时湿润据满眼眶,被打湿的睫毛颤了颤。最后,还是醒过来了

       光线在泪水里晕成模糊的光影,但他还是一眼看到了模糊在其中的红色

       茨木拼命地眨眼,不在乎他现在看上去哭得有多惨

       拜托了,请告诉吾那是真实的

       晕开的光影渐渐收敛,变成清晰的光线

       红发的鬼王坐在桃树下,手执一坛烈酒,酒香烈而醇,四溢在空气中。从树缝中透过的光落在他的红发上,宛若镀上了一层温柔的光影

       他就坐在那,合着熙熙落落的光线,合着散落了漫天的花瓣,便已是绝世无双

       红发的鬼王似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回头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笑,一贯的声音,一贯的话语

       茨木只觉得天地间所有的噪动都褪去,浮动的流云也驻足在这一刻,且听那妖说——

       “你还要呆站多久啊,还不快过来陪本大爷喝酒。”

       那一刻,被孤独盈满的世界被注入了新的生机

       数千年的时光仿佛什么都没变

       茨木迈步走过去,就好像以前一样——

       “愿伴吾友至长明。”

       流浪的寻光者终于找到他的光芒
      

      
       树上的樱花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桃花,你说世间怎么会有怎么感人的爱情啊!”

       “就是啊,小生都看哭了啊!”妖狐也在一旁用大天狗的袖子抹眼泪

       大天狗:啧,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媳妇儿我早打你了

       “靠,这就是你们大清早把本大爷拉起来的理由吗?!本大爷一点都不想看好吗!”夜叉一脸不耐烦

       “蛤?你是因为不能和青坊主睡觉才烦吧?”妖狐幸灾乐祸

        “蛤?!你别以为本大爷没看到你今早从大天狗房间出来的!”

        “蛤?!看到又怎样?”

        “喂喂喂!你们太大声了!会被发现的啊!”

        “等一下茨木大人请听我们解释!”

        “地狱之手!!”

       

        另一边——

       八百比丘尼:“诶,今天寮子里真安静啊。”

       神乐:“是啊,寮里的妖都去偷看酒吞和茨木了,能不安静吗?”

       八百比丘尼:“哦?这么快,我还以为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呢。”

       神乐:“看来以后寮里得带墨镜了。”

       不远处传来晴明的声音:“有谁看到我们寮子里的大吉达摩吗?”

       神乐和女巫相视一笑,深藏功与名

     
      
———————————————————————
    祝世界上最好的姑娘——@Alfa生日快乐!
   
     仔细一想我们竟然也认识半年了,好不可思议233

    第一次写酒茨,磨了好久,写得太烂希望大家不要挂我😂因为摸太久所以没赶上生日当天发出去,我有罪qwq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