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阴阳师/酒茨】八百茨木携吞跑【上】

      *茨木幼化预警

       *ooc,没文笔,哪里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众寮周知,鬼王酒吞童子有一挚友名唤茨木童子。

      这一日,酒吞童子外出狩猎归来,脚刚落地便听到茨木童子的声音:“吾友!”

      酒吞不耐烦地抬头,意料之外,他并没有看到白色妖怪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色的团子扑进了自己的怀里:“………茨木?”酒吞迟疑地问道

      怀里的白色糯米团子动了动,抬起小脑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用稚嫩的声音唤道:
“吾友!”

      妈的,可爱

      但是,好像,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会这么多啊!!”




      屋子里被许许多多的小茨木挤满,白色之间,红发的酒吞童子尤为明显。此刻的酒吞童子正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执着一碗酒,一脸不耐。而茨木童子好似不知他的挚友已经快到忍耐极限,一口一个吾友唤得欢快——“吾友还是如此强大完美!”

      “吾友可是感到劳累?请务必让吾祝你一臂之力!”

      “吾友!”“吾友!”“吾友!”……

      耳里耳外都是那烦人的声音,酒吞索性不理会。余光瞥见门口闪过那个人类的身影,猛地放下手里的坛子:“安倍晴明你给我站住!”

      安倍晴明本来只是听说寮子里出事了,打算去看看。待他打开房门时,看到了一整个房间的白发小妖怪,正围着酒吞童子“吾友吾友”地叫得欢快。晴明正打算退出去时,被酒吞怒气十足的声音唤住了

     晴明回过头,果然看到酒吞怒气冲天的脸,晴明不得不用扇子掩住嘴巴以免笑出声:“这是?”

     “你给本大爷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酒吞怒气冲冲地指指身边成堆的茨木

     “儿子啊,阿爸知道是自己不争气抽不到茨木,但你不用幻出这么多小妖怪……”

     “本大爷需要干这种事?!”

     “可你刚刚不是挺开心的吗?碗都兴奋地捏碎了。儿子,这样是不道德的啊!我跟你讲……”

     “你开心的时候捏碗的啊?!”酒吞又一用力,“咔嚓”一声碗又多了条裂缝。突然感到有人拉了拉自己的手,低头一看——小茨木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吾友,你是在生气吗?”

      满室的戾气猛然一低,酒吞仿佛被扼住喉咙,突然说不出话来。茨木见酒吞不说话,眼睛越来越水润,眼看一眨巴就要溢出来了,其他的小茨木也跟着低着头

       最后的一点戾气也消散了去。“没有,本大……我没有在生气。”酒吞蹲下身,有些略显不自然地想摸摸茨木的头,但又怕力气太大弄疼他,最后只是拂了拂那柔软的白发

       “酒吞,我跟你说你这是……”

       “你闭嘴。”




       总之,茨木童子们就暂时在寮里住下了,不过同时也有些麻烦随之出现——

       “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来自女妖们高分贝的尖叫

       “不好了!!姑姑晕过去了!!”

       “茨木大人请务必允许奴家抱一下!!”

       然而小团子们并不理解围绕着他们尖叫的女妖们到底在干什么,只是觉察到她们并无恶意,也就随她们去了

       酒吞童子站在远处看着,晴明暗搓搓地过来:“儿子,与你商量个事。”

       “?”

       “明天打团能带上你老婆……啊不是,是茨木童子们去不?”

       “理由。”

       “哎呀,这不是为了你好吗?茨木快点长大你也能快点……”

       “……你不就是想带他出去炫耀吗?”

       “那去还是不去啊?”

       “……去。别那么看着我,我只是不想他停留在这么弱小的状态而已。”酒吞的目光不自觉地向不远处的茨木们飘去,“大江山的鬼将,不允许如此弱小。”

       “话说,茨木童子有提到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说是来到这个寮子就变成这样了,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至于变小,大约是分身太多,能量也随之变弱,体型也就变小了。你该不是在这里放了什么奇怪的法术吧?”

       晴明不去看酒吞狐疑的目光:“你说笑了,我再怎么厉害也没到能把鬼将一招放倒的地步。”

       “吾友!”茨木看到了他的挚友,从女妖的怀里探出头来,拼足劲儿挥开他的小短手

       八百比丘尼看着酒吞渐远的背影,笑着与晴明说:“鬼王大人对他的鬼将有一种奇怪的执着呢。”

       晴明看着酒吞从女妖怀里不自然地接过小茨木,也笑眯眯地道:“真是一种奇怪的关系呢。”



     

       这一天,晴明和众妖们带着小茨木们出去了。但小茨木们不放心酒吞童子一妖在家,留了一个小茨木在家,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你一定要照顾好吾友哦!”“吾友就交给你了!”“吾友就拜托你了!”……

       酒吞看着一堆糯米团子围着另一个糯米团子絮絮叨叨,说着要照顾好自己的话

       啧……即使变成了这副模样还想着这么多啰里吧嗦的事吗?

       终于,等到大伙儿都走了以后,寮子里突然清静下来。酒吞准备回房去,走了几步发现那个被“寄予厚望”的茨木不见了,回头一看,那小团子正费力地跟在后边——自己对他来说太快了吗?

       茨木也发现他的挚友正停在前边看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脑袋:“吾友只需往前走就好,吾自会跟随而上……吾友?”茨木突然被酒吞抱起来,不解地看着酒吞童子

       “你走得太慢了。”

       “实在抱歉……吾友……”

       “安静。”

       “……是……”





       酒吞原本打算回到房里饮酒,但突然兴致所致去了后院桃花林。本不应是桃花的季节,但桃花妖施了法使桃花四季都可盛开。眼前的桃林还在落花,但很快它便会长出新的桃花来

       开酒,好酒酒香肆溢,合着花香醉人。酒吞半阖着眼饮起酒来,突然想起自己还带了个小东西。抬眼一看,那小家伙儿正兢兢业业地站在自己旁边“尽”他的职责。酒吞突发兴致,打算逗逗他:“要喝吗?”酒吞朝茨木晃了晃手里的酒坛子

       茨木小脸有些纠结,但很快又松开——很明显,他刚刚经历了“好孩子不该喝酒”到“吾友至上”的心理转变

       茨木接过酒吞的酒,小小地饮了一口,只一口便让他的脸迅速地红了起来,并有迅速向脖子蔓延的趋势

       酒吞看着白团子变成了红团子,心情大好,但又担心小家伙喝多了不太好,便没再让小茨木碰酒了

       过了一会儿,酒吞再看茨木——茨木正揉着眼睛,一副好困好想睡的样子,眼睛闭了又闭但又很快睁开来

       “想睡就睡啊,撑什么啊。”酒吞的声音还是那么不耐

       “可是……吾……答应过……要照顾吾友……”虽然这么说着,但说话的主人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

       酒吞一看——小家伙儿靠在树旁睡着了

       粉色的花瓣飘飘悠悠地落下,一片落在了茨木头发上。酒吞伸手想拿掉花瓣,但最后鬼使神差地落在了茨木的脸上,捏了捏——好软

        酒吞这才发现这小家伙的的脸好小啊,还没自己手掌大,手也好小,这么小的手怎么战斗?呼吸也轻轻的,好像一不注意就会消散掉似的

        茨木的脸因为醉意还未散去,还是红红的。睫毛像是伏在脸上的一只蝴蝶,正轻轻颤抖着翅膀。唇色是泛着水光的樱红,脸型也变成了软乎乎的包子脸

        酒吞很久没有认真看过茨木了,只觉得这只聒噪的妖怪烦人。以前女妖们总是喜欢讨论今天又有什么新的妖怪来了,长得怎么样,茨木的名字在她们之间更是长盛不衰的话题——虽然那时候他一点也不理解茨木到底为什么使她们这么着迷

        指尖再次触到柔软的脸颊

        “……看来你长得也还算好看。”红发鬼王的呢喃被飘飘洋洋的花瓣带去睡着的小妖的梦里

        待到桃花相映红,正是岁月好时光

      
      
    
————————————————————————
        混更,不知道啥时候才有下篇ˊ_>ˋ

        别打我

        好吧还是打我吧,这篇文我写了快一个月了才这么点,可能下篇明年见【不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15)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