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阴阳师全员/姑获鸟】咕咕鸟的新衣服

      *主要人物是姑姑,有酒茨,狗崽,博晴,鬼使兄弟cp向提及
      *ooc,文笔差,哪里写的不好请多包涵

      “姑获鸟能收人魂气,能取人之子以为已子。胸前有两乳,有小子之家则血点其衣以为志,今时人小儿衣不欲露者,为此也。时人名鬼鸟。”

      
       姑获鸟性恶,平安京始终流传着这样的传言,幸而有一名唤作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将其制服,平安京这才复于宁静

       寻着孩子哭声而来的怪物,伸出羽翼,未等触碰到那声啼哭的来源便已被制服。周遭围绕着各式的符咒,铭文,迫得她喘不过气,连动一下都是徒劳。白发的阴阳师不紧不慢而带着巨大的压迫感朝她的方向走过来

       要被杀死了吗?女妖被制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绝望地等待死亡

       “你可是那恶鸟?”

       “恶与不恶又如何。我已降服于你,要杀剐死生全于你一念之间,请便。”

       白发的阴阳师不再说话,只是低声念动了咒语

       她看见一道蓝光便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的意识里觉得自己已经死去,但却可以听到熙熙索索的,稚嫩的声音——“醒了吗?”“要醒了吧?”“快点醒来吧!”“晴明大人!她醒了!”

       晴明?是那个阴阳师的名字吗?她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处于长期的黑暗让她不能立刻适应光明。她隐隐约约看到一些影子的晃动,然后逐渐清晰——是一些小妖怪

       她一时间无法辨认现在的处境,脑袋有些发蒙地看着面前欢呼雀跃的小妖怪——他们,是在为我高兴吗?

      “你醒了?”是那个阴阳师,小妖怪们听到他说话都朝他涌过去了

      “为什么……不杀了我?”

      “杀你的理由?”

      “……我是妖怪。”

      “他们,”阴阳师指指正好奇地打量她的小妖怪们,“也是妖怪。但他们还生龙活虎,不是吗?阴阳师不是所有妖怪都杀的。”

      “可是……他们说我杀了孩子们。”

      “那你做了吗?”

      她被问住了,这个人类,相信她吗?良久以后,她摇头

      “这就是了。”人类笑了笑,把手里的扇子合起来,“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式神了。我是安倍晴明,多指教。”

      “可是,我是恶鸟啊!”她有些着急地朝晴明说道

      “这个重要吗?”晴明有些无奈地用扇子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从今天开始就不再是恶鸟了,你可要记住你的名字,姑获鸟。”

       那个无数次被恶鸟所替代的,连她快要忘记的名字,被眼前这个人类分毫不差地唤了出来。瘫坐在地的女妖,毫无生气的眼睛里仿佛被重新注入了生机。小妖怪们将她团团围绕,姑姑,她听到他们这么唤她

      “要好好和你的伙伴们相处哦,姑姑。”那个人类临走前留下这么一句话

      “是的,晴明大人。”这次她匍匐于地,心怀感激
     

      大概安倍晴明的每一个式神都有这么一段记忆,在他们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女子,握着他们的手,用温柔的声音跟他们说:“欢迎回家。”

      第一次见到陌生的人,被陌生的妖气围绕,第一次见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害怕,紧张,在她轻柔的嗓音里全部都散去,变成了勇气和爱

      每一次去战斗,不用害怕受伤,勇敢去战。因为知道总有一个身影会站在身后,替自己挡住所有的疼痛和害怕。那个温婉的身影总是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只要她在身旁,所有麻烦都会迎刃而解

     每个春夏秋冬都有她的身影,她的手总是刚好的温暖,握着她的手,一起看过了春花,夏叶,秋草,冬雪。时间走啊走啊,她的身影好像慢慢变小了,很难想象,那么柔弱的身子怎么能一次次将自己护在身后呢?
她的手好像也慢慢变小了,开始握不住自己的手了,可是那份温暖还是仿佛包容了整个世界

     “姑姑!”

     暮光中的女子回过头,带着总是那么温柔的笑,对自己说:“回家吧。”

     她是世界上最棒的姑姑

    

     
  

       源博雅早就听说了好友安倍晴明收服了曾经名震京都的恶鸟。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恶灵,晴明要对她手下留情,甚至收作式神

       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终于遇到了传言中的一方恶鸟。在一个光线昏暗的屋中端坐着一女子,带着巨大的斗笠,直垂于地。斗笠的缝隙间可隐隐窥到精致的轮廓,是所谓美人也。可再细看女子,不见秀气柔弱的臂膀,而是丰满的羽翼,这才惶惶然曰——是妖怪

        适时一个小孩闯了进来,光线挤进来把昏沉都扫散了去。源博雅想起姑获鸟嗜孩的传闻,想要拉住那小孩儿,却被躲了去,扑进了那女子的怀里

        借着光线,源博雅可以看到女子微微勾起的嘴角,仿佛有千道光芒,万般美好,那是对生命的欣喜和爱。这样温柔的妖怪,怎么会是恶呢?源博雅有点点理解晴明的想法了

         “姑姑啊,”源博雅听到安倍晴明的声音,“今天来了新的孩子。还能带吗?”

        只见那女子闻言,偏了偏头,不无幽怨地答道:“晴明大人,您上次交给我的三个白蛋还没带满呐!再加就要超载了啊!”

        白发的阴阳师闻言,把扇子一合再一拍:“这样不行啊姑姑!这样吧,咱们今天去打御魂去!顺便给崽刷个针女暴伤!”

         “……晴明大人,那臭小子今早被大天狗大人带走了,估计现在还没回来呢。”

         ……什么鬼?那不是会杀死孩子的妖怪吗?你怎还要把孩子往火坑了推啊!源博雅拉过晴明压低了声音咬耳朵

         “你才坑呢。”晴明瞥了身旁这个愣头青一眼,“在我这儿说姑姑的坏话你也不担心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啊?”源博雅还没搞懂晴明的意思,就已经被晴明拉出去了。临走前,晴明回头对姑获鸟说:“姑姑啊,等会要准备晚宴,可以出来帮一下忙吗?”

        “当然,晴明大人。”

       太不公平了!!晴明都没对我笑得这么温柔过!很想上去帮忙但因为是客人所以被晴明赶到一旁坐等闲饭的源博雅,撑着脑袋看着不远处正和姑获鸟说话的晴明
,愤愤不平地想到

      “哎呀,源博雅大人有什么烦心事吗?”是鬼使兄弟

      “啊是你们啊,果然又在一起呢。感情真好。今晚有什么客人吗?好像今晚的晚宴很隆重的样子啊。”

       “是秘密哦。要为一个很重要的家人庆祝呢。”鬼使白笑着回答

       “家人?”

       “到时候您就知道了。噢,刚刚我说的话,请务必不要告诉别人哦。若您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后院看看茨木大人在不在,正好酒吞大人不在,他无聊得很呢。请恕我们先告辞了。”

      “喔,好,多谢。”

      鬼使白和鬼使黑走远了。源博雅又坐了一会儿,觉着还是去后院找茨木好了。他起身又看了一眼忙碌中的晴明,转身去了后院

      在层层的粉樱中,茨木的白发尤为明显。大妖盘着腿坐在樱树下,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你啊,人类。”

      “你不用去帮忙吗?”

      “不用,不过吾的挚友好像倒是挺忙的。明明这种琐事交给吾就好了,吾的挚友怎么可以纠缠于这种繁事中呢!”

      八成是酒吞把你那份也做了吧……源博雅看着不解地皱着眉的茨木,突然有些同情酒吞:“你还是很……崇拜酒吞啊。酒吞在忙什么呢?”

      “好像是置办衣裳……”

      “茨木。”

      红发的鬼王带着强大的妖气降临

      “吾友!”而仅次于鬼王的大江山鬼将突然像着了魔一样,像他的挚友扑过去

      酒吞稳稳地接住茨木,朝源博雅点了点头——源博雅对酒吞的冷漠不甚在意,反正他就是这样的

      “大人,晚宴快开始咯,请入座吧。”隐于树上的樱花妖和桃花妖显出形,毕恭毕敬地行了礼,为他们引导方向

      绕回前院时他们又碰见了姑获鸟,源博雅朝她摆摆手算是打招呼

      桃花妖和樱花妖遇见姑获鸟显得很开心,源博雅知道女孩子们的关系一向亲密,也不惊讶。倒是酒吞,竟然破天荒地唤了声“姑姑。”这倒是让源博雅很惊讶了,原来姑获鸟和他们的关系这么好吗?

      途中还碰到了刚巧回到的妖狐和大天狗。大天狗还是那个样子,可怜的是妖狐,耳朵都塌下去了,八成没少挨大天狗折腾

      唉,世风日下,现在小年轻谈恋爱都这么残暴吗?源博雅感叹自己老了,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姑姑!!”妖狐见到身旁的姑获鸟,两眼放光地扑过去,泪眼汪汪地哭诉大天狗的“恶行”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站在妖狐身后,待他说够了就拎回怀里:“哭得真丑。”

      “你才丑!!!!”

      大天狗不为所动,走过源博雅身旁时交给他一个黑色的木雕盒子:“把这个交与晴明。”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臭小子!!但源博雅还是接过盒子。盒子应该挺贵重的,光是上面的木雕都价值不菲,里边的东西应该更是贵重

     源博雅猜想这大概是送给今晚的嘉宾的礼物

     晚宴果然盛大

     源博雅被满堂的式神给惊讶到了,客人还有八百比丘尼和神乐,虽然盛大,但都算是认识的。源博雅把盒子交给晴明,想说什么,但晴明接过盒子,朝他使了个眼神,便把盒子交给了九尾狐

     三尾狐朝源博雅笑了笑,纵然三尾狐经常会媚笑以迷惑猎物,但这样的笑容是和平常不一样的

    也许今晚真的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吧,源博雅这样想着

    待所有式神与客人入了座,晴明站起身,清了清嗓子。所有人和妖都安静下来,等待着他开口

    “今晚,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家人的,特殊的日子。

    “现在,请大家闭上眼睛。一起等待。”

    等待什么?源博雅还是不明所以,但他还是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后,他听到一些细碎的声音,他偷偷睁开眼睛——

     凤凰火把一套金丝缕衣放到姑获鸟的面前,三尾狐打开那个黑色的盒子——里边是一套精致的饰物,莹草轻声跟姑获鸟说了什么,开始带领其他的女孩子给姑获鸟编头发,青形灯和妖刀姬偷笑着放下一双华美的鞋子

     源博雅大致可以猜到要发生什么了,但他没有再看下去,他再次闭上了眼睛,微笑地等待着奇迹的降临

     在座的所有人和妖都默契的闭眼不语,等了好久,终于——

     “好啦!”

     源博雅睁开眼,入眼的女子绝色倾国,白色的发丝被拢起,柔顺地垂于地上,漂亮的唇型点上了胭脂,当真是肤白如雪,眉眼生春

     绝色佳人,一顾倾城,再顾倾国

     但显然女子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没有睁开眼,看上去有些担心地问怎么了

     式神们搬来一面铜镜,置于女子面前

     “姑姑,睁眼吧!”

     源博雅要抑制不住他的笑容了,余光可以看见晴明也在笑——一点也不奇怪,这一切都太美好了,让人忍不住要笑起来才行

     女子犹豫的缓缓睁眼,看到了铜镜里的身影,她愣住了,然后用手捂住了嘴,眼睛里泛着光,然后那光开始聚集,变成一道缓缓而下的星光,划过绝色的脸

     看啊,奇迹!

     源博雅看到了每个人和每个妖脸上的笑容,或是期待,或是柔软,或是兴奋,但他们都如出一撤的美好

     “姑姑,超好看!”“姑姑,很漂亮哦!”“姑姑最好看了!”他听到了各种各样的祝福,但他听到了同样的感情

     我们爱你

     坠落的星光越来越多,姑获鸟已经无法再发出声音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了

      “姑姑,辛苦了!谢谢你!”

      带着各种各样的心情,用不同的声音,一起发出了一样的,爱的话语   

      这个夜晚,大概会所有人都无法忘记的美好吧。源博雅这样想着,余光中看到了晴明在对着自己笑,转过头去,看到了晴明口型——我爱你

      我爱你

      能够遇到你真的太好了

————————————————————————

     拖了很久的文,想对姑姑说声谢谢,能遇到你真的太棒了!!!

     绝色佳人,一顾倾城,再顾倾国——出自《北方佳人》

     本文第一段来自百度,之前忘了打了抱歉orrzzz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83)

热度(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