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称呼随意。
还有在写文。

【叉男】来呀,快活呀,反正还有大把时光

       Peter整理好衣服,深吸一口气看着镜子,轻拍脸:好,刘海ok,衣服ok,脸ok!

       Remy从身后把人抱住:“Cher,帮我扎个领带吧。”

       Peter感受到热气扑耳的轻痒,缩了缩脖子,在Remy怀里转了个身:“你不是会扎吗!”

       Remy低头看怀里的人:“这个特殊的日子,要你扎才有意义啊!”

       Peter手一顿,然后低下声继续手里的动作:“哪有什么特殊啊,不是每个学生都会经历的日子吗。”

       两人不再说话,直到Warren和Kurt敲门进来

       Warren吹了声口哨:“哇哦,大清早的就开始黏腻腻的了。”

       Remy整理好Peter领子的皱褶,看了Warren一眼:“我想你还是先放了Kurt的手才有资格说这话。”

       Kurt的脸爆红,但紧握着的手始终没放开

       Warren翻个白眼作为回复:“该走了,大家该到了。”


      
       没走几步远就听到Scott和Logan斗嘴的声音,Bobby在劝架,John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帮腔

       Scott拿着一天纯色的领带,Logan拿着花纹领带,不外乎是在吵要带哪条领带

       Bobby扶着额,想着大清早的怎么遇到这两个煞神

       John摸着下巴提出Scott配个骚粉会不会更好看

       Logan很严肃地思考了这个问题然后Scott给了他的肾一记重拳

       趁Logan弯下腰哼哼卿卿呻吟Scott后悔下手太重之际,John发现了Peter一行人

       在John转身打了个招呼之际Logan又已经笑吟吟地抱着Scott了——以及Scott现在脸红得不像话

       行了行了,别闹了,咱们走吧!

       嗯。




       清晨的阳光还是温热的,慵懒地撒在走廊里,男孩们的影子被它拉长,连嬉笑声都被仿佛镀上了金光

       Peter走得很慢很慢,他看着不远处的大家——都要结束了,就在今天,再过两个小时三十四分钟以后,我们就要毕业了
      



       Scott推开礼堂的大门,Raven应声回头:“哎呀,你们今天来的真早啊。”

       Bobby搂着John的脖子笑道:“因为是大家最后在一起的两个半小时了啊,John说还是该我们几个再聚一次感觉才对。”

       John气愤地挥开Bobby的手:“谁说的!我没说!”

       Warren:“然而我已经录音了。”

       Kurt:“我觉得John你别脸红比较有说服力……”

       礼堂大门再次被打开——是Jean,Ororo和千欢

       Jean:“老远就听到你们的声音。”

       Ororo:“要毕业所以太兴奋了吗?”

       千欢捂着嘴巴偷笑:“难道不是毕业以后可以领结婚证才如此兴奋吗?”

       “哼,我和Charles早就领了。”Eric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大家后边

       “别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啊你!”这是和Eric一起出现的Charles

       Raven翻个白眼:“你们秀的还少吗?”

       “咦?我们是最后一对吗?”Alex拉着Hank的手走进来

       Remy:“没错,我和Cher是最早的一对。”

       Logan:“明明是我和Scott。”

       Alex:“What?你是说你早上就和Scott在一起了?!”

       John:“不是啊,他们昨天晚上也在一起啊!”

       Scott:“靠!Bobby你能不能管管你老婆!”

       Bobby挠挠头发:“还不是老婆,虽然是迟早的事【划掉】先别叫那么快嘛John会害羞……”

       John气急大吼:“我过去就是一巴掌!!谁是你老婆!”





       Peter靠着旁边的桌子,看着打闹的众人。虽然很肉麻,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很害怕和这些人以后各奔东西,再也无法相见了,他很害怕有那么一天他想不起来他们是谁了

       Peter皱着眉,想笑却怎么也抬不起嘴角。他看着大家,想要把剩下的一点一滴全部刻进眼里、心里,可是越是盯着某人就越是哀愁缭绕。大概是眼睛太累的或者其他的原因,Peter的眼眶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湿润

       突然他的手被人握住——是Remy

       Peter不敢眨眼,他怕一眨眼,眼泪就下来了

       Remy没有看他,只是紧握着他的手直视着前方

       Remy就这么沉默地站着,但交握的十指却让Peter感到了无比的勇气

       不知过了许久,Peter终于等到泪水退却。他抬起头想对Remy说什么,却撞上了Remy的目光

       也许是阳光正好,也许是眼前人是心上人,不论何种Peter都心跳得厉害

       Remy对他说了句唇语

       Peter一点点摸索出来,他瞪大了眼睛,但瞬间又了然于心。这次他没有压住上扬的嘴角

       不知是谁叫了声“Peter”,Remy拉着他走回人群。大家把他围住,笑声也把他围住

       Peter笑着躲过某个家伙的拳头,不小心窥到了外边明媚的阳光,仔细听还能听到几声鸟儿的叽啾

       仿佛什么忧愁什么担忧一下子就被冲掉了

       这真是个好日子,在这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好日子里,我们毕业啦!







        “Remyyyyy!!快点儿!!”Peter一边在房间里乱跑着,这翻翻那翻翻找他的腰带,一边还不忘催促Remy快点儿

        Remy扣好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无奈地看着Peter:“咱们领结婚证那天都没见到你这么着急。”

        Peter终于找到他的腰带,系上:“可是今天是大家聚会的日子啊,这很重要嘛!”

        “……我们明明每周都可以看见他们。”Remy叹口气,抬起手,“那么,准备好和我们多年未见的老友相见了吗?”

        Peter挽住爱人的手:“当然。啊,我们忘了一件事!”

        Remy:“什么?”

        Peter踮起脚在Remy脸上吧唧了一口:“早安吻。”

        Remy哑然失笑,低头在Peter嘴角留下一吻:“这你倒是提醒我了。”

        “那么,走吧。”





        Scott是和Logan开着摩托车来的,大老远Scott就看到那帮家伙

        Logan下车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嘲讽他们:“我隔着两条街都可以听到你们的声音。”

        Raven凑过来像是要说什么大秘密:“我跟你们说,Warren终于要向Kurt求婚了!”

        Scott:“What?!什么时候?!”

        Logan:“看来Warren还是要动手了……”

        Raven:“比起这个……Alex!!!你弟弟手上有戒指!!!!”

        “What?!”这是惊吓过度的Jean和千欢

        “What?!!!”这是愤怒过度的Alex

        “Alex冷静啊!!”这是死命拉住Alex的Hank

        “年轻真好啊……”这是已经老夫老妻的Charles和Eric

        “发生了什么……”这是一脸懵逼,刚刚赶来的Remy和Peter

        Ororo捂着脸:“我竟然还想着这是个正经的聚会……”

        John拍拍Ororo的肩,语重心长地说:“没关系的,反正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即使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嘛,总有机会正经的。”

        Bobby也站在旁边附和点头

        Kurt站在Bobby身后,看着Bobby手上紧握的戒指,悄声对Warren说:“你说John知不知道他要被求婚了?”

        Warren低头看着Kurt的脸,又握紧了手里的戒指:“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不知道自己要被求婚了






        Peter一点相见感想和兴奋都没有了,他现在只觉得贵圈真乱

        Peter站在一旁,Remy握着他的手——这让Peter突然想起毕业那天Remy和他说的话

        We love you

        Remy看到爱人突然笑起来,有些不解:“怎么了?”

        Peter眼里的笑意仿佛要溢出来:“觉得这些人的智商还停在三岁一点都没变。”

        Remy挑挑眉:“真是夫妻所见略同。确实一点都没变。”

        Peter把目光移到前方还在打闹的众人处:“Remy?”

        “嗯?”

        “l love you.”

        “l know.”

        We know.





        阳光落在每个人身上,他们笑着,闹着,仿佛时间又回到从前,他们还穿着校服,捧着作业,和朋友打闹

        那些闪闪发光的日子好像还是昨天,就像是今天睁开眼穿上校服又可以去上学一样

        这些闪闪发光的人恍若什么都没变,时间待他们如此宽容,他们的故事还很长,闪闪发光的日子还有很多很多

        他们的故事永垂不朽

        少年永垂不朽
       
    
       
      
————————————————————————
       上来晃一圈,发现好多太太今天都更文了,正好写完这篇所以跟风来一发

       哎哟我去我忘了说最后一句是引用自《小说绘》

       也许是叉男最后一篇了,所以写了毕业与大家告别了

       嗯也许以后还会摸摸鱼也说不定,总之,再会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真的,谢谢你

      
      
      

评论(24)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