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称呼随意。
还有在写文。

萍水相逢

*相泽消太生贺,相泽中心


*全员向,一点点欧相,轰出胜,其他无cp


*剧情小白,文笔没有


    相泽消太是被眼睛的不适唤醒的。


    相泽消太眉头一蹙,眼部的干疼瞬间让眼睛泛起些许泪水。他睁开眼——原来是窗帘没拉好,光照射到脸上了。


    随着动作起身,盖在腰间的毯子落到地上——昨晚看A班的教案看得太晚,干脆直接睡在沙发上了。木质地板发出一声闷响,声音在客厅里回绕。


    男人揉了揉他有些凌乱的黑色中长发。他抬起头,做了一个深呼吸,封闭房间里的沉闷空气填入他的鼻息。

相泽消太撑起身子,走去洗漱。


    他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人,突然想起国中时代布鲁森特说的话:"相泽,你好无聊啊!"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应了,反正也不重要。相泽尝试对镜子扯了扯嘴角,最终没扯出什么表情,作罢。


    相泽看了看时间——现在出门可能还早。他换上常穿的战斗服,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以后,才慢悠悠地走出教师宿舍。本来是想住在外面的房子里,但考虑到学生的住宿安全,便应校长的要求搬进了教室宿舍。

真稀奇……平常这个时候午夜和布鲁森特应该很闹腾才对。钥匙上锁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里突兀的响起。相泽边把钥匙收进口袋里,边想到。



    ……今天是想全员罚跑吗?当相泽抵达教室时,看着空无一人的桌椅,这样想道。


    "早上好,相泽老师。"


    相泽回过头,不用想他都知道这个声音是谁:"欧尔麦特。"


    那人站在不远处的窗下,阳光落在他的金发上,光芒熠辉,他伸出手向相泽挥了挥。相泽看着欧尔麦特,没有走过去的打算:"你的弟子呢?"


   "今天校长让全校休息。"欧尔麦特对相泽的冷淡习以为常,放下手,"校长联系不上你,让我来通知你。"


   "啧。"相泽把低下头,只在头发和拘束带间露出一双眼睛,"那我回去了。"说着,脚步就要往回迈。


   "请等一下。"


    身后又传来声音。相泽朝欧尔麦特的方向偏了一下头,从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气音以示回应:"嗯?"


    欧尔麦特朝相泽的方向迈过去,将一个小物件递与对方手上。


    相泽接过那个奇怪的小吊坠,这是什么?红色的,非常小的一个锦囊,镶着细巧的金边,柔软的布料上还绣着精细的花纹。


   "这是朋友从中国带来的礼物,听说能够带来好运气。"欧尔麦特看到相泽眼神里传达的不解,有些窘迫地解释。


   相泽看着面前因窘迫而忍不住边用手在空气中比划,边语速飞快解释的欧尔麦特。行至嘴边的话语变成了空气,化作将吊坠小心收好的手:"多谢。"


    对方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坦然接受,动作停顿了一下,语气轻松地道:"今天难得放假,不出去走走吗?或许会有好事发生?"


    "相比之下,我觉得回去补觉的提议更有建设性。"相泽垂着眼,语气听不出起伏。


    欧尔麦特有些无奈,但没有再次挽留相泽离开。



    回到教师宿舍时,宿舍还是很安静。


    大概是出去玩了。相泽随便扯了个理由。他打开门,迎接他的是同早上一样沉闷的空气。


    某位以合理性为原则的职业英雄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个时候我应该在上课才对。相泽边翻动冰箱里的速食食品边想。最后没翻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关上了冰箱门。冰箱门合上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显得有些大声。相泽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这声音有些烦人。


    也许自己真该出去走走。


     相泽打开衣柜——其实除了装一些简易的衣服和战斗服,这个衣柜里的东西少的可怜。


     如布鲁森特所想,真是个无聊的人。衣柜里的衣服由衷地表达着这个想法。相泽废了些力气,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异于常人。相泽穿了一件白色高领毛衣,胡乱披了件灰色毛呢外套,挑了一条灰白相间的条纹围脖,随手拿了一条黑色休闲裤,配一双黑色短靴,挽了个半丸子头——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搭配了。出门前,相泽想了想,最后还是把欧尔麦特给的小锦囊放进了衣兜里。




     在家折腾完衣装,出门已是中午。


     对于冬日而言,今天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天气。相泽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太久没上街,事物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脚下的瓷砖铺着细雪,掩住了精美的砖纹;路旁的树整齐划一,新雪压着枯枝;路上的行人因周末的原因,不再行色匆匆,或三三两两地挽着好友,或成双成对地拥着伴侣,在看不见尽头的街上熙熙攘攘地走过。


     相泽皱了皱眉,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工作狂或是宅男,街道上的事物也并不陌生,但他总觉得眼前街道仿佛是个他没见过的地方。他呼出一口气,气体在遇见空气的刹那凝成白雾消散开来——相泽消太在31岁的人生里,少见地感到了迷茫。


     "相泽老师?"


      相泽听到有人唤自己,回头一看——是班里的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


      "午好,出来玩么?"相泽简单地问了一句。


      "不是啦,其实是有事情要办。"切岛笑着回答。


      "老师才是,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迷路了吗?"上鸣问道。


      "不是。只是没想好去哪。"相泽相当坦然地说,"你们竟然能认出我,亏我扎了头发。"


      "老师太惹眼啦!"上鸣笑着耸耸肩。


      "只要顺着女孩子的目光找过来就可以了嘛!"切岛也边笑边附和。


      相泽难得地弯了一下嘴角:"现在的女孩子应该更喜欢你们这样的同龄男生才对吧。"


      相泽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少见,他的眼神总是带着严厉的凌厉,嘴角也抿作一条直线垂落。但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却微微眯起,唇部线条柔软,甚至能看到一个小小的梨涡——像是新雪般的笑容,仍带着冷气却温柔。


      上鸣与切岛交换了一个眼神。切岛提议道:"老师不如去逛逛商场吧?说不定有想买的东西。"


     "如果不知道自己去哪里的话,去商场是最好的选择哦!"电气附议。


      相泽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没有头绪,倒不如走一步看一步。与电气和切岛分别后,相泽搭上了去商场的电车。


      如果说相泽不习惯热闹的地方,倒不如说是他与热闹这个词格格不入。


      周末的商场不出意外的很多人。相泽有些心不在焉地闲逛着,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走到了玩具区——而自己已被一群等身大小的毛绒玩具熊包围。他捏了捏身边一个米色泰迪熊玩偶的脸,毛绒绒的手感——女孩子都喜欢这种东西吗?


      "老师!!"


      相泽身形一顿,侧头一看——丽日御茶子,蛙吹梅雨,八百万百,芦户三奈正在向自己招手。


      "老师也是来挑玩偶的吗?"芦户一蹦一跳地朝相泽的方向靠近,怀里抱着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玩偶熊。粉色的肌肤让她看起来分外朝气活泼。


      "偶然路过而已。"相泽收回捏熊的手。


      "老师老师,我选的熊可爱吗?"丽日把一只棕色的熊玩偶举起来,一脸期待地看着她的老师。


      "是我的比较可爱吧!"芦户不服输地说。


      "我觉得青蛙玩偶也很可爱啊。"梅雨说道。


      "大家不要为难老师哦!"八百万有些无奈地劝道。


     "没关系。我不是很懂女孩子的喜好。"相泽揉了揉伸得最近的丽日的玩偶,"但你们喜欢的玩偶,我想他们都有独一无二的可爱。"


     女孩们吵闹的声音随着他的话语一顿,眼睛发亮地看着她们的老师。相泽有些不适应这样的注视:"…抱歉,我说错话了吗?"


      "不不不,完全没有!"三奈激动地挥舞着手。


     "只是没想到老师这么会哄女孩子。"八百万半掩着唇,笑着说。看着老师露出"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表情,女孩们相视一笑。


     无法理解年轻女孩的心思,相泽转移了话题:"你们是约好了出来玩么?我在路上遇见了切岛和上鸣。"


     "嗯嗯,今天A班有活动呢。"丽日颇为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这样啊……"年轻人的活力吗?相泽想道。


     "啊说起来,小耳郎和小叶隐也应该回来了吧。"梅雨看了看手表,说着,果然听到了耳郎响香的声音:"大家,我回来了!"耳郎响香和叶隐透慢慢从不远处走来,手上拿着几杯奶茶。


     "辛苦了!"八百万接过耳郎手上一部分的饮品。


     "老师,这个给你!"叶隐透递过一杯奶茶。


     "我就不用……"还没等相泽拒绝,耳郎在一旁接话:"老师收下吧,这可是我们废了好大劲拿回来的呢。"


     相泽顿了一下,接过了奶茶。


     还是热的。原本因为在外面待太久而有些冰冷的手暖和起来。


     女孩们似乎还要去逛其他的地方。相泽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得到了女孩子们笑嘻嘻的保证。


     "老师要趁热喝哦!"跑出几步的耳郎,又回头说道。得到了老师的回应,看上去十分开心地跑回了在不远处等待的同伴队伍里。


      自己越来越像个大叔了。相泽喝了一口奶茶,他不喜欢奶茶甜腻的味道,但这杯似乎混了咖啡进去,奶茶的甜味带着咖啡的涩味。


      还不错。相泽想道。



      身旁路过数不清的琳琅商品。相泽在人群中慢慢踱着步。漫无目的,这是非常无聊的事情,对相泽来说这种无意义的消磨简直不能让他更厌烦。但相泽现在出乎意料的心情不错,连带着手里的奶茶都沾了些这多出来的小心思。


      相泽走过一个礼品店,脚步顿了顿。


      说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来着。


     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今年不过也是多一年而已。


     ……都怪早上遇见了某个无所事事的英雄。相泽还是踏入了礼品店。


     礼品店里的人不算太多,但玻璃柜上都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物和装饰品,显得有些拥挤。


     相泽看了看手边的商品。


     还是第一次给自己买礼物。国中虽然也有人知道自己的生日,但关系都不算好,一句"生日快乐"便匆匆带过了那天。


     相泽拿起一个猫咪的玩偶。


     手感好像没有刚刚丽日她们的玩偶那么好——来自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对学生偏心的相泽老师的肺腑之言。


     相泽一转头,额头碰了一下挂在玻璃柜上的风铃,琉璃碰撞敲出一连串叮咚脆响。声音惊到了一旁的女孩子,她睁大眼睛看着相泽。


     "抱歉,打扰到你了吗?"相泽微微低下头,压低声音道歉。


     "不……完全没有!"女孩有些语无伦次,"请问您是……‘Eraser Head’么?"


     相泽没料到女孩会认出她,虽然不太想被认出来,但还是点了点头。


     女孩有些克制不住自己雀跃:"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今天遇到了好多雄英高中的人,超幸运!"


     相泽眨了眨眼睛,校长是组织了那些崽子来这里玩么?


     "啊,抱歉,我太激动了。"女孩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请问您是想买什么东西吗?您似乎有些犹豫呢?"


     相泽摸了摸脖颈,想了想:"其实也没有什么犹豫,只是想买个生日礼物而已。"


     "是要送给女孩子吗?"女孩歪着头问,亚麻色的短发随着她的动作轻晃了晃。


     "不,其实是给我自己的。"相泽把目光移到一旁的小吊坠上。


     女孩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她了然地笑道:"您喜欢这种吊坠吗?"


     "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今天早上,有朋友给了我一个这个而已。"相泽从口袋中拿出那个锦囊吊坠。红色的锦囊与修长白昝的指节相得益彰,衬出美好的骨感。


     "您的手真好看呢。"女孩没来由地说道,没等相泽回答,她接着说,"这个锦囊,是可以打开的哦。"


     相泽的眉头微挑,他没想过打开它。


     "这是朋友间常玩的游戏呢,把想说的话写成纸条,放进锦囊里,再传达给对方。"女孩笑着说,"我想对方一定是想让您亲自看到他的话吧,我就不打扰了。"


     与陌生女孩作别后,相泽拿着锦囊看了一下。柔软的指腹摩擦着锦囊上的绣花。


     欧尔麦特,你是小女孩吗?他边暗自吐槽,边解开了锦囊。


     里边果然有张纸条。相泽卷开纸条——是欧尔麦特的字迹,黑色的笔墨工工整整地在纸条中间铺开来——生日快乐。


     黑发男人的拇指摩擦着光滑的纸质,他微微低着头,暖黄色的光芒透过晶亮的琉璃,跳跃在纤长的睫毛上,柔和的光晕亲吻着他的脸。他抿紧唇,皱着眉却忍不住笑意:"……这家伙为什么老是记一些不重要的东西。"


     "老师?"


     相泽随着声音抬起头,那人的弟子就站在面前。


     "听丽日同学说,老师也在商场里,没想到真能遇到老师。"绿谷笑着说。相泽注意到绿谷平常总是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此时服帖又柔顺——应该是细心打理过。

跟女孩子出来的?相泽这么想着,但没打算多问。


     "绿谷。"


     又来一个吗?相泽看到班里的第二名朝这边走过来。红白发的清俊少年看到绿谷旁边的相泽,愣了愣:"老师好。"


     小孩子都喜欢吃油炸食品吗?相泽注意到轰焦冻手上拎着一大袋零食。还没等三人说话,又听到一道暴躁的声音:"臭久,你们在干嘛?"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爆豪胜己了。这三个人关系平常不是不好的样子吗?还一起出来玩。相泽觉得他完全不能理解现在青少年间的复杂关系。


      刺猬头的少年走过来,撇撇嘴:"啊,老师也在啊。"


      "小胜竟然能找到我们。"绿谷对爆豪的臭脾气习以为 常,笑着说。


      "我们还以为你走丢了。"轰焦冻插了一句。


      "你当我白痴吗?!"爆豪低吼了一句。


      "嘛,别生气。"绿谷劝解道,"我是听到路上的女孩子谈论到老师才过来的呢。"


      "讨论我?"相泽有些吃惊,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十分泯然众人了。


      "我也是。"轰焦冻回想起刚刚路上听到的话,"礼品店里有个很好看的黑发男人……之类的。"


      "啊,我来的路上也有听到。"爆豪揉了揉头发,"而且我们现在好像被围观了。"他指了指窗外。


      绿谷也注意到围聚的人越来越多,提议道:"总之,先出去吧?"


      相泽揉了把头发:"我以为我今天很日常了。"


      "不是老师的穿着问题啦,"绿谷忍不住笑道,"老师本身就很帅气了。"


      相泽:"……就算你这么说,考试我也是不会放水的。"


       绿谷:"并没有那种想法!"


       "老师遇上什么好事了吗?"轰焦冻突然问道。


       "嗯?"相泽看了轰焦冻一眼。


       "感觉……是跟平时不太一样。"爆豪难得地没反驳轰焦冻的话。


       "大概是……变温柔了。"绿谷几乎以肯定的语气说。


       "……臭久你这样打直球好恶心。"爆豪像是动作卡顿一样,憋出这几个字。


       绿谷:"???"


       三个人吵成一团。


       相泽没有阻止他们,只是淡淡地移开了目光。


       少年之间的斗嘴幼稚又好笑,像是放肆的火焰,烧得心都热闹起来。


       即使今天也如往年一样,一句"生日快乐"便匆匆别过,但总感觉要比以前开心一点。


       原来悄悄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会感到寂寞。相泽  把乱七八糟的感情捋清楚,才发现这些杂七杂八的感情,全都系着孤独。


       相泽把忍不住上翘的唇线藏在围脖后面。一路上耳朵 围绕着三人的闹声,相泽也不恼,任着他们胡来。


       偶尔放纵学生任性,也是老师的责任之一。布鲁森特的"歪理",现在却派上用场了。


       "说起来,今天你们是要在这里聚会吗?"相泽无意间提道。


        原本还在吵闹的声音猛地打了个急刹车。


        "额……是啊,所以大家才一起来这里采购东西。"绿谷低着头揉了揉头发,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爆豪"啧"了一下嘴巴,没说话。


        轰焦冻把目光移向一旁。


        相泽以为他们不想自己过问,便没再说话。


        "快5点了。"轰焦冻突然说。


        "啊啊,我们该去集合了。"绿谷松了口气,与相泽道别,"那老师,我们先告辞了。"


        "别玩太晚,早点回去。"相泽叮嘱了学生几句。


        "老师才是,早点回去啦!"看着少年们远去的背影,飘来这么一句话。


        小鬼头才应该早点回去。相泽笑了笑。




      街道上的路灯陆陆续续地点亮,给行人的身影镀上一层暖黄色。相泽踩着光,往回学校的方向走。


      这个生日大抵是他过得最没有意义的一个生日了。在街上晃悠,在商场里闲逛,无意义的消磨时间——做了最讨厌的事情却感到心情不错,被青少年的热情冲昏了头吗?相泽扶了扶额。


       "下雪了!"


       相泽突然听到路人兴奋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细软的碎雪飘飘洒洒地落下。他伸出手,几粒雪花在空中转了个圈儿,落在他的掌心上。雪花遇到他的体温,一点点融化,变成了水露。


       细白的软雪衬着暖黄色的光,路人停下行进的步伐,为这一刻的美景欢呼。


       慢慢走回去吧。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黑发男人站在繁华的街道上,暖色落在他的脸上,莫名带了温柔的意味。


       路上的雪渐渐积成薄薄一层。等到停雪时,相泽回到了 雄英。


       教室宿舍的窗户三三两两地透着光。


       一天要结束了。


       说来教完A班,也就散了吧。相泽想起今天遇到的小鬼们。


       相会有时,后会无期。相泽不信缘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即使今天在遇到他们时,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自己也融入到了热闹里。


       短暂又美好。


       相泽突然摸到口袋的锦囊。


       生日快乐,相泽消太。


       相泽抬起头,窗户的光芒落在他的头发上,温暖的黄色与清冷的黑色碰撞出意外柔和的情景。




       "消太!!!"头顶上突然传来高分贝的喊声。相泽随着声源望去,看到布鲁森特在向自己招手。


       回去吧。相泽踏入宿舍。


       在上楼的中途,相泽碰到了欧尔麦特和午夜。


       "要出去吗?"相泽随口问道。


       "不,正要回去。一起吗?"三人的宿舍在同一层,欧尔麦特摁下了楼层键。


       "对了,今天是相泽君的生日吧,生日快乐。"午夜笑着说,"今天很帅气哦!"


       "多谢。"相泽朝午夜说道,又转头对欧尔麦特说,"今天,多谢。"


       欧尔麦特愣了一下,突然有些脸红。午夜打趣道:"哎呀,明明已经是认识了十几年的老相识了吧,还这么客气。"


       "说不上什么交情,萍水相逢的同学而已。"相泽答道。


       电梯抵达楼层,高分贝先生已经在门外等着他们。等门打开时,布鲁森特举起他的手欢呼道:"欢迎寿星回家!"


       相泽早就知道这家伙的脾性,只是淡淡地道了谢。


       相泽正准备开门,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对另外三人说:"要来我这儿坐坐吗?虽然没生日蛋糕招待你们……"


       三人一致点头同意了相泽的邀请,只是脸上不知为何都是忍俊不禁的表情。


       相泽打开门,却出乎意料的灯火通明——"相泽老师,生日快乐!!"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便被礼炮碎花洒了一 身子。并不算很大的宿舍里挤满了熟悉的面孔——他的学生,同事,校长由尾白抱着,正向他招手。


       他的学生将他团团围住,叽叽喳喳一脸兴奋地说着什么——可惜他一句也没听清楚。这莫名让他想到那些围着母亲转悠的鸡仔。


       不用想也知道,跟自己回来那三人也有参份。


       "老师,这是我挑的猫咪玩偶,希望老师喜欢!"


       "老师,这是我托家人从国外寄回来的咖啡,不要再喝 速溶咖啡啦,对身体不好!"


       "老师请务必收下我织的围巾!天气这么冷,不要着凉呀!"


        ………

        耳边的声音把相泽的脑子搅得一团糟。他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学生们闪闪发光的眼睛,心又突然软下去几分。


        跟自己回来的三人绝对有参份。


        相泽怀里塞满了礼物,怕礼物掉到地上,他只能转过头,想凶身后的人两句:"我说你们……"他还没说完,午夜便猜到他想干嘛,手疾眼快地挖了块蛋糕塞进相泽嘴里。看着相泽皱眉,忍不住大笑起来。


        "老师,好吃吗?!"离他最近的御茶子双手托腮,一脸期待地问。


        大概连脑子都被塞了一团奶油,明明想着不喜欢吃甜品,但相泽还是点了点头。他看着大家因为他的认同而高声欢呼,忍不住叹了口气。


        想着今天遇到的人和事,原来A班的聚会就是给自己庆生。相泽腹诽,我是白痴吗?竟然一点都没察觉。


        "大家先进去吧!给我们的寿星戴上派对帽!欢迎寿星回家喽!"午夜把尖帽戴在相泽的头上,布鲁森特推着他的背,把他推进了门口。


        "……你为什么一副哄小孩的语气啊。"


        "恭喜被礼物堆满的相泽君又长大一岁啦!"布鲁森特无视相泽的抱怨,大声笑道。


        "喂……我不是小孩子啊……"相泽皱眉。


        "那祝老师像我送的猫咪玩偶一样,越来越可爱!"芦户笑道。


        "祝老师像蛋糕一样甜!"


        "希望老师能够快点长高长大~"


        再怎么长也不会长大了。相泽忍不住吐槽。


        "老师,来许个愿吧!"绿谷把蛋糕捧到相泽面前。蛋糕的表层洒满了巧克力的细屑,巧克力下是鲜奶油,里层是夹着水果什锦蛋糕胚。蛋糕中间点了一根蜡烛。

"啪",有人关了灯。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一点烛光。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等待相泽许愿。


         他从微弱的烛光里,窥见往生经年,看到独来独往的自己,也看到今天遇见的所有人。他闭上眼,又睁开。


         "这么快就许好了?"午夜有些惊讶地问。


         "嗯。"相泽笑了笑。


         他想要的,已经都在了。


         "那么派对,正式开始咯!!!"布鲁森特一声令下,欢呼四起。


         相泽看向一旁的欧尔麦特,正好迎向他看向自己的目光——生日快乐。相泽读懂了欧尔麦特的唇语。


         也许那个锦囊真的那么灵验也说不定。


         相泽看着空中五颜六色的彩带,听着欢呼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相泽消太,萍水相逢,三生有幸。


         31岁生日快乐。


————————————————————

好久不见。

听说现在lof有tag战争,我就不打太多tag了,看见即是缘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