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请我记得的——

我握着手机,在这里等着最后的结果。
九月初,我被预判为抑郁症倾向。
三个小时前,一直被我归结为高三压力、常拿出来与朋友玩笑的事情,就此定下实锤。
母亲在我的再三恳求下,答应我不告诉任何亲友。我真的好怕,好怕别人同情、异样的眼神,我太怕家人担心我,他们已经很辛苦了,不能再为我劳心了。
连我自己都惊讶,怎么会抑郁呢?我明明是个乐观的人。
我是不是把所有的美好都留在了我的笔下,把所有的阴暗都聚在了心里。我坐在不锈钢的椅子上,妄图细细想这个问题,但是脑子里害怕得一片混沌。打开LOF,看到不久前自己发的胡言乱语,我才发现,原来我真的已经被逼到这样的境地里了。我想写点什么,至少让我还能写点什么的时候,把它们记录下来。没有人看也没关系,我要让自己记住,我曾经是个创造了那么多美好的人。
那些个彻夜难眠的夜晚,那些睁开眼时脑子里却只有没来由的绝望的瞬间,都渐渐挥散它们身上的欲盖弥彰,朝我逼近。
我想起今年差点把我击倒的大病,身体初愈却越沿颓势;我想起回到家,却大部分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光;我想起我的父亲,已经很少再回来看我……
我以为我比所有人都看得开,我可以随时都笑得很开心,但他们开始新的旅程时,我发现原来我才是被留下来的人——这大抵便是我最失败的地方了。
我年幼时也曾经见过一个患者,她会笑着与尚小的我打招呼,但我路过她时,我知道她身边的空气是死的。
我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这样死去。
原来是这样,外面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可这都与你没关系。你处在一片深海中,周围寂静又安详,可一切都一片空洞而了无生气。
如果有一天,看到这里的你,我们能够相见,请你拥抱一下我。一个人寂死在这个热闹的世界里,我真的,真的,好怕。
我真的很想活下去。
求你了,让我好起来吧。
我还想继续为我深爱的人,继续写下去。

评论(2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