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退圈勿扰。

【维勇】胜生勇利逃婚事件

      *主维勇,有奥尤暗示。还可能强行有双yuri闺蜜出没【真的很强行】

      *狗血,没文笔,甚至可能ooc,请多多包涵。

       胜生勇利,现役强化型花滑选手,在大奖赛决赛中打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所持有的世界男子自由滑记录并获得决赛银牌。

      柔软的指腹反复摩擦过手中奖牌的纹路。银色的光辉在晨光的照射下有些刺眼。

      勇利揉揉眼睛,将奖牌收回行李箱。看了一眼身旁还陷 于梦境深处的维克托,站起了身。

      现在是早晨6:35分,巴塞罗那,大奖赛的第二天。胜生勇利,一个人独自离开了巴塞罗那。






       “噢!这不是勇利吗!这么快就回来了?”一出检站点便遇到了认识自己的同乡,勇利停下来,微笑着回应:“嗯。因为想早点回家便回来了。”






       回家的路上收到了很多问候。勇利叹了口气,戴上了耳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这次的大赛也是国际级别的,作为参赛选手而备受关注也是理所当然。

        旅途的劳顿加上重重心事都让勇利疲惫不已。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便是回到家去好好睡一觉。






       “勇利?这么快就回来了?”真利看到勇利回来的时候也是十分惊讶。勇利笑道:“嗯。因为是赶着回来,没有提前与大家说真是对不起。”

       真利看了一眼勇利一脸的倦容:“你先回去睡一觉吧。到晚饭时间我再叫你。行李给我吧?”

       “谢谢真利姐。”







      勇利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躺倒在床上。

      说是很累,但一点也睡不着。勇利盯着天花板发呆。原本房间里应该贴满了维克托的海报,但现在都不见了踪影——他仍然记得维克托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他匆匆忙忙地将所有海报撕下来,小心翼翼地藏好——他并不想让维克托知道自己的心思。

      倦意涌上来,意识逐渐沉入深海。勇利闭上眼睛。最后因为实在疲惫,勇利一直睡到了第二天。







       “喂,维克托,你还好吗?”雅科夫收到克里斯的短信就立刻赶过来了。踏入房间看到维克托一脸没精神的样子,不,说是奄奄一息也不为过了。雅科夫还是第一次见到维克托如此糟糕的模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房间里还有克里斯和尤里。

      “好像是因为勇利不辞而别的样子。”克里斯耸耸肩,表示他也不是很清楚。

      尤里一副想发火又发不出的模样:“快点让那只炸猪排盖饭给我回来啊!!”

      “没用的啊……从早上开始我就在联系勇利了,但他的手机关机一直不回复。”维克托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SNS的消息也不回复。”

      “可能是你痴汉力太高了,炸猪排盖饭感受到了危险。”尤里毫不犹豫地吐槽维克托从早上开始就以超高频率给勇利发短信的行为。

      “真的?!我被勇利讨厌了?!”维克托受到了会心一击。

      “诶?我还以为你们订婚了?原来不是?”雅科夫被现在莫名其妙的状况搞得一愣一愣的。

      克里斯摇了摇头:“雅科夫,现在的情况,换句话来说,就是勇利逃婚了。懂了吗?”

      雅科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说:“你是说胜生勇利?看不出来那小子会干这种事啊?”

      尤里摆摆手:“现在他人都不见了,证据确凿。”

      维克托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眼睛。

      勇利,现在你在的地方,是仍然沉于黑暗,亦或是已经迎来天明了吗?






        睁开眼时,天边还是晨光微熹的模样。勇利想了一会儿,还是换上了运动服出去晨跑了。

       冬天的晨风很了不得,微微一动都能刮得人刺骨生疼。勇利按照以前的路线晨跑,路过长桥时正好遇到太阳升海。无顷的海洋与蔚蓝的天空交织着向地平线蔓延,相击于橘色的巨大火球,连海水与白云都染上了它的颜色。

       勇利跑过一幕幕熟悉的景色,熟悉的渔人还在熟悉的位置上。那时自己因为身材发胖而被维克托要求每天加大运动量以降低脂肪率,晨跑便是其中之一。

       每天早晨揉着惺忪的睡眼,穿上运动服,奔跑在这条路上。维克托骑着自行车和马卡钦在前方引路,自己则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跟在后面。早上的街道很空旷,只有自行车的叮铃声在回响。即使回想起那段记忆时,总满是喘息时气管的窒息感与喉道的灼烧感,但他依然无比怀念那时他抬起头,看到前方逆光处的身影,便会忽然冒出坚持的勇气。

       勇利盯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街道。

       胜生勇利,新的一天开始了哦。







       “诶?勇利吗?”披集刚刚从克里斯口中得到事情经过,“说起来,确实比赛第二天没见到他们在一起。”

       克里斯摸了摸下巴:“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维克托的状态真的不太好。”

       披集翻动着自己的SNS首页:“说起来,我给勇利发的消息他也没有回我的。”

       “现在好像没有人联系得上勇利。”克里斯想了想,说,“不过今天也没有看到维克托啊,没关系吗这两人?”

       披集正尝试给勇利发短信:“希望两人都能有自己的考虑吧。”







        回到家时,家人已准备好了早饭。

       “勇利,过来吃早饭吧!”母亲笑着向勇利招呼道。

       “好的!”勇利换上拖鞋。

       真利看着他:“今天要去练习吗?”勇利点点头。真利叹了口气:“真是的,不要这么拼命啊。”

       勇利还想说什么,父亲突然转移了话题:“啊,对了对了,勇利这几天可以去新开的游乐场玩一下啊!”

       “诶?县里新开了游乐场吗?”

        …………

        早餐在轻松的氛围里结束了。








        勇利开始前往冰上城堡。

        “勇利!”勇利回头——是优子。女孩儿看到自己很开心,一蹦一跳地朝自己跑过来,身后的马尾辫也一晃一晃的:“勇利,欢迎回来!”

        “谢谢。”勇利笑着回答。

        优子看了看勇利的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疑惑地问:“勇利是一个人回来的么?”

       勇利无言地点点头。一时间两人没再说话。

       优子突然一拍勇利的肩:“说起来,勇利是来练习的吧?快进去吧!”

       勇利有些感激地笑了笑:“谢谢!”







         优子走向冰场的观众席,看着偌大冰场里落寞的身影,心里突然想起什么。






        冰刃划过冰面时的声响,跳跃着地时击起的冰雾,起跳凌空时瞬间的放空……勇利逐渐沉溺于另一个境界中。

       后内点冰四周跳,起跳。

       在足尖离开地面的瞬间,旋转的视角模糊地撞进一个银发的人影。还没等勇利做出反应,身体便重重地摔到地上。再抬头时,那儿意料之中地空无一人。

       “勇利!”耳旁是优子焦急的喊声。

      “好痛……”疼痛后知后觉地缠上来,织成密绵的网扩散全身。勇利卷起裤脚,膝盖着地的地方已经被划破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但看上去鲜血直流的也十分具有冲击力。优子已经手忙脚乱地去找医疗箱了。

      勇利倒是没对铺天盖地的疼痛作出什么激动的反应。他在心里叹口气,你看,明明都已经离开了,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尤里拉起衣服的领子,遮住自己的脸,朝不远处站在海边吹风的男人走去:“你是白痴吧,刚刚竟然在发布会上说那些话。”

       维克托背靠着沿海而建的榄栅,位于逆光处的原因让尤里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如果真的被勇利讨厌了,我大概会因伤心而死吧。”

      “我干嘛要知道这个?!”尤里听得一脸莫名其妙。

      “我希望你能帮帮勇利。”海风挽起维克托额前的头发,尤里看到那海蓝色的眼睛里坚定的神情,“勇利无法顶住太大的压力,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他才选择离开。”

       话题转得好快?!“所以说,我干嘛帮你们!”尤里想也不想地说,“你干嘛不自己去?”

       “这几天完全无法停止思考关于勇利的事情。但想来想去,我选择相信勇利。所以,我想请你帮帮勇利。”维克托的指尖磨挲着戒指,“这个时候,你出面的效果会比我好很多。”

       尤里皱了皱眉:“自信过头,万一人家真讨厌你呢?”

       维克托将戴有戒指的手握于胸口,笑着说:“就算真的是这样,只要我还有一息尚存,我便绝不放手哦。”

       “真恶心!”尤里被维克托灿烂的笑容吓得打了一个寒颤,“一个两个都这样,真是受不了。”

       “尤里你说什么?”

       “我说解决之后你要请我吃饭啊!!”







        因为受伤的缘故,这几天勇利都只能乖乖待在家里。本来勇利想对这件事蒙混过关,但优子先行一步通知了家人。

       “勇利是想不顾伤势练习吧?绝对驳回!”优子这样强势地说。被一语中的的勇利只好作罢。

      不用去练习,时间一下子空出来好多。

      一旦闲下来,就想找点事做呢。勇利婉拒了家人让他看电视或者上网的建议——现在他实在不想接触到维克托的消息。就连手机他也特地换了一个新的,只保存了最基本的联系人,另一个手机已经关了机被置在行李箱里。

      勇利翻着手上的书,但是其实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到底事态怎么会演变到现在的地步,他也不知道。他们彼此是心意相通的,这毋庸置疑,但他还是因为某个不知名的原因而落荒而逃了。

      想不明白啊?……拜托饶了我吧……勇利自我放弃般地把额头轻磕到了桌子摊开的书页上。







      楼下传来纸门拉动的声音。心里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下去帮忙照呼客人。这样想着,勇利起身走下楼去。走到楼梯中途,勇利突然听到楼下一片喧哗。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勇利担心地加快步伐,往楼下一看——“尤里!!”

     楼下正一脸不耐烦地被人群包围住的金发少年——尤里·普利赛提。尤里听到勇利的喊声,一看向勇利的方向,顿时换上一副凶狠的表情:“炸猪排盖饭!!”

     尤里一脸毫不掩饰的戾气朝这边大跨步地走来,嘴里还低吼着:“你怎么会在这里?!”

     勇利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又忍不住吐槽:“这句话不应该是由我来说吗?!”

     “哈啊?!”

     最后,这次剑拔弩张的重逢以勇利把尤里的行李搬到了自己的隔壁房间作为终结。







      “所以,”勇利撑着下巴看着面前正在大快朵颐的尤里,“你跑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不要吃那么快啦!!咽着怎么办!”

      尤里闻言,停下手里进食的动作:“白痴啊你!!当然……不是来找你啊!!”

      “刚才你腔调一转很诡异哦。”

      “区区一个炸猪排盖饭竟然敢吐槽我!”

      勇利叹了口气:“所以呢,你不问我为什么一个人回来吗?”

      尤里扫了一眼勇利空空如也的无名指,有些别扭地说:“那种事情不用问我也知道。”

     勇利眨眨眼:“那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呢?”

     尤里一把把手里的筷子拍到桌上,脸上又换上一脸嫌弃的表情:“当然是你带我去玩啊!”

     “我吗?!”





      好像事态演变得更复杂了。

      自从尤里来了以后,勇利成功转型免费导游。两人每天都在长谷津的大街小巷里窜来窜去。

      要是雅科夫知道尤里跑来这里,每天都在做这种事,一定会杀掉自己的吧。勇利叹了口气,一旁的尤里抱着巨型的抱抱熊在步行街里一脸兴奋地东奔西跑,对自己的脸毫无遮掩就算了,还边跑一边喊:“喂——炸猪排盖饭!!这里啊!!”一旁的路人拍照拍个不停。

     “好好好,这就来。”勇利认命了,心里第一次有了想要一个更帅气的外号的想法。

     “炸猪排盖饭!那是什么?”尤里一把扯过跟在身后的勇利,指着不远处的唐旺君,一脸掩不住期待地问。勇利笑着说:“那是唐旺君哦。是唐津城的吉祥物。”看到尤里眼里亮闪闪的光,勇利顿了一下,忍不住笑了一下,“尤里要不要跟唐旺君照个相?”边说着便拿出手机。

     “切。才不要。”

     “眼光都在往那边瞟吧。尤里奥还是乖乖过去站好吧。”勇利笑着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不要用那种语气说话!!”尤里觉得勇利整个笑容都黑掉了,“还有不要叫我尤里奥!!”







      “喔~你照相的技术意外地不错啊。”尤里翻了翻刚刚拍的照片。勇利笑着说:“承蒙夸奖。接下来想去哪?”

      尤里看了看时间:“去吃晚饭吧。”

     “那就去尝尝呼子乌贼好了?”

     “活的乌贼?听上去好恶心……”








      “哇啊!透明的诶!”尤里夹起一片乌贼割片,半透明感的肉质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美丽,“好厉害!”

     结果吃得非常开心……勇利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对了,“尤里,奥塔别克还好吗?”勇利突然想起那个和俄罗斯的妖精所相配的哈萨克斯坦的勇士。

     尤里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啊,回哈萨克斯坦去了。本来Banquet以后他有邀请我去玩,但是因为突发情况所以就拒绝了。”

     尤里,粗神经的程度与傲娇根本不分上下。勇利打哈哈道:“好像错过了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啊。”

     “是啊,”尤里回想着当时的情形,“我跟他说我要过来找 你的时候,他好像不是很高兴地走开了。”

     是我的错?!勇利总觉得自己干了什么大事。







      “喂!都已经三个小时了你还活着吗?!”尤里试图把勇利从被子和枕头里挖出来,但他很显然失败了。

     勇利奄奄一息地声音从枕头下传来:“我想我快被撑死了……能帮我去拿一下胃药吗……”

     “啊啊啊!!”尤里愤怒地走出了房间,“你真麻烦啊!!”

     摔门而去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勇利慢吞吞地翻过身来透口气,伸手探向保管在床头柜的戒指。

     戒指在灯光的投射下映出耀眼的光芒。

    果然,这个,还是戴在手上比较好吧。







      身后突然传来敲门声:“勇利?”

      “美奈子老师……?”勇利起身去开门。还没等门完全打开,外边的人便一把推开门,伸手在他的脸是边蹂躏边说道:“胜生勇利!!你都在干什么啊!!”光听声音都知道来人有多么火冒三丈了。

     “美美美奈子老师……请住手……”勇利试图拜托美奈子的魔爪。

     “你让我怎么冷静啊!!”美奈子终于松开了手,转而一把抓住勇利的手,将手上的戒指在勇利的面前晃来晃去,“维克托订婚了哦?!就是这个,给了这个戒指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有未婚妻了啊!!”

     整个人都僵住了,仿佛连带着心脏,大脑,一起停止了活动。

     勇利觉得现在他的表情一定很蠢,他拉起嘴角的笑,尽力用平稳的语气说道:“是吗?”

     “什么叫是吗?!你就这点反应吗?!”美奈子要抓狂了,“是维克托哦!!维克托被人抢走了啊!!他还说一定会等那人回来的……勇利?”

     “啊……?”勇利一开口,才发现发出的声音都是模糊不清的鼻音,一眨眼,脸上便已是湿润的一片了。

     还没等勇利自己反应过来,美奈子和刚刚听到响动跑上来的真利就先乱了神:“勇利你还好吗?先拿纸巾擦一下吧?”

     “没、没关系啦勇利,听说那个未婚妻现在逃婚了,所以你绝对还有机会!”美奈子努力想让勇利振作起来。

     “没错,勇利。而且这之中说不定有什么误会呢?你看,维克托的戒指可是选择了你哦?”真利也手忙脚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有些想休息了,今天可以就到这里吗?”勇利微微垂下眼掩住眼中的神情,笑着说。

     “啊、嗯……”







       尤里回来时看到房门关着,想也不想地一脚踹开:“喂!炸猪排盖饭!起来吃你的药!!”

      然而勇利的回应只是在被窝里动了一下而已。尤里顿时火大,刚想发作,却又看到枕头有些水渍,一时间把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咽回喉咙里。

     沉默许久,尤里突然说道:“吃了胃药再出去散散步,会消化得比较快。”

     过了一会儿,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胃药才没有这种功效。”

     好不容易想出来安慰人(?)的话一下子被戳穿,尤里表示他不管了:“谁care啊!!快起来和本大爷出去散步!!”

     最后勇利还是被拽出去了。







       两人走在街上,这街邻着海,晚风吹来时带着海水的味道。

       气氛有些低沉。

      “所以说,你吃这么多,肯定会变胖的。”尤里突然开口说道。

      “明明尤里吃的更多……”勇利胃里胀痛的不适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的。

      被人揭老底的尤里一下子红了脸:“要你管啊!!那些食物中一定下了黑魔法才这么好吃!”

      “突然中二?!”勇利不知道如何吐槽的好,“总之,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比较好吧。”前方不远处的路灯下,正好有供路人休息用的公共长椅。

      尤里和勇利在坐到椅子的一瞬间如释重负,长椅面朝街道,背靠海洋。海边的空气相当湿润,海风还是微暖的温度,这使得两人的精神都放松下来。

      “尤里。”勇利突然开口说道。

      “嗯?”尤里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来长谷津找我,是有自己的目的的吧?”勇利抬头盯着头顶上方的路灯,问道。

      “……”尤里沉默了一会儿,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啊啊,算是吧。是优子那家伙让我来的,说你最近状态不好还导致自己受伤了之类的,希望我能帮你。”语气一转变为不屑,“我怎么可能会帮你啊?我只是来看你笑话而已。”

      勇利毫不在意,当然,可能是胃痛更让他在意的原因,继续说:“直接告诉我没关系么?”

      “你都看出来了我还瞒什么?”尤里用有些不甘心的声音嘀咕:“切,我还以为我瞒得挺好的。”

     “这几天尤里都拉着我去玩而不去训练,是知道我受伤了才如此的吧?而且尤里也一直刻意没有提关于滑冰和维克托的事。”勇利侧过脸去看尤里,笑着说,“谢谢哦。”

     “又不是为了你!!”尤里炸毛了,红着脸。

     “那么,作为回报,尤里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勇利笑着说。

     尤里想了想:“你为什么想要突然离开?连Banquet都没去,大家都很想知道诶。”

     勇利垂下眸子:“嗯……大概因为害怕。”

     “哈啊?!”尤里一脸不明所以地望向勇利。

     勇利轻笑一声:“决赛的时候,我跟维克托说了,比赛结束以后,就复出吧。”

     “他不是遇到了瓶颈才引退么?已经解决了?”尤里问道。

     勇利摇了摇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但是,那时他看着 冰场上的选手的那份热忱,我再清楚不过了。那是对自己所热爱的事物的无比的渴望。但是,先开口提出让他离开的我,却感到害怕了。害怕他离开,害怕看着维克托离开。”勇利把脸埋入手掌,“而且关于那个戒指的事,我也失约了。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维克托好了……”而现在,维克托也有了自己的未婚妻了啊。

     “白痴啊你……”尤里撑着下巴看着陷入了自我厌恶的勇利,“炸猪排盖饭对别人的事好像挺上心,对自己的事情倒是一窍不通啊。”但是勇利现在好像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样子。

     “啊,怪不得你这样一声不响地跑了。”尤里靠在椅背上,“维克托为了这事低沉了好久。”

     听到维克托的名字,勇利浑身一僵,随即似乎陷入到更深的自我厌恶去了:“啊,维克托一定会讨厌我吧。”

     “维克托说勇利一定是讨厌他了。”尤里也同时说道。两人都没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你说什么?”

     又是异口同声呢。

     “……我说,维克托说你逃婚了。”尤里说道。

     “……我说,维克托一定是讨厌我了。”勇利说道。

     ……

     两人都因为对方的话一愣。

     “你说什么?!”×2

    人生啊,真是大起大落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里,你已经笑了很久了……”勇利看着捂着肚子的尤里,无奈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白痴吗?”尤里大笑着擦去了眼角的生理性泪水,“而且你竟然会认为维克托有未婚妻?拜托,要是有的话也早就被扒出来了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句话是光虹教你的吧?!”勇利侧过头去叹了口气,“话说我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啊?!”

      “诶?!”尤里打住笑声,惊讶地看着勇利,“你在开玩笑么?这件事已经引起轰动了哦?应该会有很多人发消息给你吧?”

      “……我把原来的手机关机了。”

      “……怪不得。”尤里起身,“那就回家去看看他们都说了什么吧。”

      “嗯……”勇利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勇利翻阅着手机里的消息:“虽然事先有心里准备……但这也太多了……”

      “喂……你的私人邮箱和SNS的消息都被挤爆了啊。”尤里随手点开其中一个,忍俊不禁,“唔哇,有一半的消息是维克托发的呢。……你有在听吗?”尤里没有得到勇利的回答,回头一看——勇利正在看之前没有接受的消息。尤里凑过去——

      维克托:勇利,你在哪?

      维克托:勇利,发生什么了吗?

      维克托:勇利QAQ我错了我不应该背着你去偷吃东西的,快点理理我啦

       ………

      这个人都一大把年纪了为什么还撒娇撒得得心应手?!还有炸猪排盖饭你干嘛一脸愧疚的样子?!不要中他的圈套啊!尤里抚了一下额头。

      “尤里……”

      “哈啊?!”尤里不耐烦地一抬头,看到勇利泪光闪闪地看着自己:“这下子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维克托了……”

      “没必要哭吧?!”虽然知道这家伙抗压能力差,但他一哭起来尤里真是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冷静点啊,你想,维克托还在电视上称你为未婚妻?所以你还是很重要的吧。”

      “那如果跟你有结婚约定的人逃婚了,你会怎么办?”

      “把他大卸八块。……哭得更凶了?!”尤里这下彻底没辙了。最后,尤里实在放弃了:“要不然你先休息吧,我先走了。”

      “出去的时候记得关灯。”

      “你好烦!!”







      勇利,别生气啦。

      勇利,再不回复我,我要生气了!

      骗你的啦,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快回来啦,马卡钦也在等你噢!

      马卡钦说想你想到奄奄一息了。

      马卡钦说,你不在的每一天它都在以泪洗面。

       …………

      勇利一天往下翻着消息。眼睛扫过荧幕,越来越酸涩,总觉得好像又有什么夺眶而出了。

      这真糟糕。

      尤里:炸猪排盖饭!!立刻把那个蠢货带回去!!

      披集:勇利,逃婚这么刺激的事你竟然没有第一个告诉我?

       切雷斯提诺:哈哈哈勇利,我听雅科夫说你居然骗婚,这是怎么回事啊?

       克里斯:勇利,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是不是不适应婚后生活?我会好好和维克托说的。

       …………

       到底维克托说了什么?!

       勇利踌躇了半天,还是选择给披集回了信息:对不起啦……其实连我本人都不太清楚这件事……

       过了几分钟,收到了披集的回信:那你最好快点弄明白,全世界的人都在盯着这件事呢。

       勇利:全世界?!

       克里斯:勇利好过分啊,竟然不理我。

       勇利:克里斯?!

       披集:克里斯和我在一起哦,本来想邀请你和维克托也一起来的,但出了这个特殊情况就不了了之了。

       克里斯:话说,现在网上炸成一锅粥了呢,都在猜维克托的未婚妻是谁。

       勇利:?!

       克里斯:放心啦,我们肯定是压你是未婚妻啦。不过你不知道也好。

       勇利:诶?为什么?

       披集:总会有人持对你不好的言论的啦,如果是勇利的话,还是不去了解会比较好。勇利不擅长应付这种事呢。

       克里斯:不过你有相当多的支持者呢。

       勇利:为什么会有?!

       披集:原来你都不知道你们之前在冰场做的事情是会被直播到世界各地的吗?







       勇利一跃下床,打开手提电脑,敲开个人主页——果不其然,整个主页都被这件事霸屏了。

       勇利的内心五味杂陈,他作为当事人,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啊。勇利太过于关注眼前的事,以至于忘记了克里斯和披集的嘱托。

       勇利大致翻阅了一下信息,想着需不需要说点什么。但他又鬼使神差地点开了维克托的SNS——那儿的最新消息停留在三天前,放了一张他们之前一起拍的十指交握的照片,戒指因为那天阳光很好的缘故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条消息的平均数与推送数惊人。

       勇利不知道该说什么。

       评论各怀其意,有追问身份的,有祝福的,当然也不乏恶意的——

       “怎么会有人配得上维克托?”

       “快点分手!”

       ……

       热门评论的第五条——“什么啊?竟然订婚了?别是个趁机蹭我维恰热度的心机绿茶婊吧?”

       勇利呆呆地看着屏幕上恶毒的字语,不知所措。

       “叮——”消息提醒勇利,这个SNS推送了一条最新的消息。

       那条恶意的热门评论之下多了一条回复——

       维克托:喜欢他的人很多,只我最幸运,得他喜欢。我只认关于他的一切,便都是好的。







       完了完了。勇利捂住脸,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开心,开心到他简直失了神,满脑子只剩下维克托都毫无自觉。

       勇利浑浑噩噩地想要去找尤里,但尤里的房间并没有人。

       去哪了?勇利走下楼,却看到母亲在收拾盘子:“母亲,我来帮你吧。”说着,就要走过去帮忙。母亲却笑着握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勇利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吧?”

      “母亲……”勇利眨眨眼,“你们早就知道吗?”

      母亲和蔼地笑了笑,踮起脚摸了摸勇利的头:“勇利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不再需要我们来告诉勇利去做什么了。知晓了爱的勇利,会懂得维克托的心意。”

      千言万语此刻涌到嘴边都变成了:“谢谢。”

      “如果勇利是要找尤里奥的话,他在冰上城堡呢。”母亲笑着说。

      勇利惊讶道:“诶?”

      “因为勇利受伤不能练习的关系,他才选择晚上去的吧。不想让你看了以后担心,这是尤里奥的心意。尤里奥是个温柔的孩子呢。”母亲用轻柔的语气说,“勇利身边有很多温柔的人呢。”

      “嗯,我知道。”勇利转身跑向玄关,“母亲,我出去一趟。”

     “路上小心~”






       优子被突如其来的客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勇利?跑着过来的?伤势已经不要紧了么?”

      “嗯。已经痊愈了。”勇利气喘吁吁地回答,“尤里在这里么?”

      “嗯……大概在冰场里。”优子指了指身后的冰场,她突然想起什么,“勇利要不要滑冰?现在没人所以没关系哦。”

     “诶?”勇利愣了愣,但对滑冰的思念压过了其他的东西,一下子把其他的事情丢在脑后了,他有些兴奋地点了点头,“嗯!”







       当冰刃重新触到冰面时,勇利突然放下心来。说来,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也经常跑来滑冰呢。冰刃一转,在冰面上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形。

      因为几天没有练习的原因,还是感觉状态没有调到最好。

      勇利试着挥出一个熟悉的弧度。场外的优子还在担忧地看着自己。

     感觉像是回到了起点啊。勇利这么想着,轻笑了一声。他们相遇的起点。

     闭上眼睛就能浮现出你的样子,用不熟悉的步法也能划出舞曲的样子,即使没有音乐但却仿佛能听到旋律。
在心中描绘了千百遍的人,怀着憧憬的心情,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曲子——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现在是巴塞罗那的下午,16点30分。

     维克托打开手机:“尤里的消息?”

     他点开尤里发来的信息,打开视频——熟悉的音乐以及熟悉的人。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和勇利?

     可以看得出视频里的人状态不是很好,甚至还存在一些失误,可正因如此,才完全无法移开目光。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挥动落下的舞姿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可是渐渐地,只剩下舞者优美的舞姿。

     此刻的勇利不是模仿任何人,他在展现着独一无二的、关于他的爱。

     我爱你。

     我们所称之为爱的冰上的全部——现在,此刻,都呈现于此。

     “雅科夫,能帮我照顾一下马卡钦吗?”

    “滚蛋!要去日本就把马卡钦也一起带去!”







       当勇利落下最后一个动作,抬头:“优子?!为什么在哭?!还有西郡家的孩子?尤里也是,什么时候来的?!”

      尤里不动声色地朝孩子们使了个眼色,然后对勇利吼道:“连本大爷站在这里你都不知道?你果然是个白痴炸猪排盖饭!!”

      优子一抽一噎地说:“勇利,刚刚的舞简直令人动容到犯规啊!”

     勇利挠挠脸,腼腆地说:“过奖了……”

     “不会哦勇利叔叔!刚刚的舞真的超棒的!!”西郡三姐妹争先恐后地说。

     “真是……你到底是怀了什么样的心情才能跳出这种舞啊!”尤里有些脸色不自然地说。

    “明明刚刚尤里看得非常认真。”优子捂着嘴笑道。

    “哈啊?!我怎么会像他一样白痴!!”如果尤里没有脸红,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勇利有些忍俊不禁,尤里在他没说话之前打断了他:“喂,回家了白痴!”

    “尤里奥真凶。”

    “不许叫我尤里奥!!”

     也许是心事得到释放的原因,勇利心情很好。他并没有注意到闪烁不停的手机。







      第二天一早,勇利顶着鸡窝头,摸索着拿到手机,准备看时间。

     勇利打开手机——

     披集:勇利!!你刚刚跳的舞太棒了!!

     克里斯:不得不说,我十分感动。

     美奈子老师:勇利!你那只舞算什么啊!!太犯规了吧?!

     真利姐:勇利,家人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

     蛤?勇利的大脑断线了。他连滚带爬地爬起床,打开手提电脑——果不其然!信箱里都是关于昨晚那只舞的消息!竟然又被录下来了?!到底是谁啊啊!

     等一下,如果大家都看到了,那就代表着维克托也会看到?

     勇利打开手机消息,现在里边都是朋友和家人发来的消息。

    但是没有那个人的呢……勇利有些失望地查阅着消息。突然指尖一顿——尤里?

    尤里:哟,炸猪排盖饭,昨晚干得不错嘛。

    勇利眨眨眼,有些开心得到了尤里的认可。接着往下读——

    ps:把视频传上网的是我。

    原来是你啊啊啊!!把感动还给我?!

    勇利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真是的,迄今为止简直是事件重演啊!搞什么!这是在漫画里吗?!

    突然,楼下传来几声狗吠。

    骗人……即使怀着不可思议的心情,但勇利还是满怀期待地打开了窗户——站在雪地里的银发男人,以及一只大型的贵宾犬。






      该用怎么的表情面对他?要怀着怎么的心情与他说话?这些在胜生勇利心里重复了千万遍的问题,在看到维克托的那一刻都化为乌有。他飞奔着下楼,心跳抑制不住地加速,他发疯般地想告诉维克托,他有多思念他,就现在,马上。

      “维克托!”勇利打开门的一瞬间,唤出了被思念所深刻在血肉里的名字。而回应他的,是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他的心上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受到全世界青睐的男人,此刻站在今早的新雪上,冬阳刚刚升起,熹微的晨光落在他的银发上,亲吻着他海蓝色的眼睛。

      他睁大眼睛,想把他的一切印在心底。

      只听眼前人轻笑着说:“你好,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来接我的未婚夫——胜生勇利先生。”

     勇利环住维克托的脖子,抬起头留下带着笑意的轻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Я бы никогда не запала на тебя.”

     我心永恒。




     但还没等两人温存多久,前方便飘起一阵白雾——那是人群跑动时溅起的雪渍。

     勇利看着眼前的闪光灯炸成一片白雾,脑子也跟着一片空白,对不断挤过来的话筒毫无反应。

     “胜生勇利先生,请问有传言你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正在交往的传闻是真的吗?”

    “尼基福罗夫先生,请问你所说的订婚人便是胜生勇利先生吗?”

    “请问两人手上的对戒是否是交往传言的证明?”

    ………

    维克托率先反应过来,他实在没想到记者的速度会这么快。现在再护住勇利也来不及了,至少先摆脱这个窘境。

    维克托想着如何开口应对,但突然,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维克托惊讶地侧过头看着勇利,勇利正好也在看他。目光对视的一瞬间,维克托心漏了一拍。

    眉清目秀的青年与维克托十指相扣,青年拥有亚洲人特有的温柔的眉眼,微微眯起眼睛因为笑起来的关心更显得流光溢彩,翘起的唇线盛满了笑意。原本温润如玉的面孔突然变得耀眼无比。两人相握的手更加夺目——因为两人无名指上的同款戒指的缘故。

    “это мой избранник.这是我的心上人,也是我的未婚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

    所有人都愣了一秒。随后一片哗然,闪光灯、发言声络绎不绝。

    好像脑子一热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勇利后知后觉道。他侧过头想与维克托说些什么,但当他看到维克托有些水光的眼睛时:“……维克托?”

    维克托把头靠在勇利肩上,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脸,不顾众人惊呼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闷闷地说:“勇利,刚刚的话太犯规了。下次求婚要让我来哦。”

    勇利揉揉维克托漂亮的银色头发,笑着说:“好啊,记得来娶我。”

    周围又是一阵惊呼。

    好想自己又说了了不得的话?




     “勇利超过分诶,居然一声不响就跑了,我超难过的诶!”维克托熊抱挂在勇利的脖子上不愿意松手。

    “对不起啦。因为那时候真的感到很迷茫。”勇利有些愧疚地低下头。

    “我懂了,克里斯果然说的是对的!勇利你这是婚前恐惧症啊!是我给你的安全感不够吗?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维克托一本正经地说。勇利无奈地捏了捏维克托的脸:“你都在说什么啊?我们还没有结婚好吗?”

    “啊?你们没有结婚吗?”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旁,“我刚刚把你们的对话发给大家了。”

    “尤里!!”

   “你们刚刚拥抱的时候我也有好好录下来。快感谢本大爷吧!”

   “这种东西不用……”

   “尤里,干得好。”

   “维克托?!”






     此时的披集和克里斯——

    披集:勇利,你结婚了竟然没通知我?!

    克里斯:我还以为我会是证婚人或者花童……哭卿卿。

    勇利:所以说只是订婚而已!!

    克里斯:竟然只是订婚?今天的维勇催婚大队又失败了。

    勇利:那是什么东西?!

    披集:喊口号出“维勇生一堆”即可入会。

    勇利: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
      又撒了把狗血。写完这篇就真的销声匿迹咯(。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6)

热度(190)